揪心的事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覺得體力不支,就這么一次小小的月考,監考一整天就累得連起床的鬧鈴都聽不見了,批卷一天下來頭痛的厲害了,這還是針對腦力勞動的54歲的我來說,這僅僅是上班一族來說的,說都知道,我們的生活不僅僅是上班,還得照顧家庭,對于我們這個年齡來說,正常情況下就得看孫子了,因為我生的是女兒,女兒還沒有出嫁,我自己也還沒有退休,所以暫時沒有這一快活兒,也就是說下一代臨時用不著我,那么,我的上一代呢,我是家中最小的,老人的年齡就可想而知了,今年已經90歲了,老人家身體還好,尚且能夠自己照顧自己,也牽扯不了多少精力,只有星期天回家給她整理一下衣服和被褥,相對來說也累不著我。

對于那些從事體力勞動的人來說就大不相同了,我的小嫂子比我小四歲,可是她干的是體力活,在離家5里路的一個小廠子里登機器,機器的轟鳴聲有時候連個電話的聲音都掩蓋了,何況那腳還在下面不停的活動呢,一天下來也是很累的,盡管她是比較能干的一類人,可是家務事一大堆也夠他累的。地里的莊稼她得去侍弄,園子里的菜她得去理種,家里還有個定等著吃飯的老人需要她伺候,她承擔著這一切,我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所以,一旦有時間我就回家收拾家務,幫她解決些實際問題。

尤其是去年冬天,天寒地凍的時候,小嫂子的活兒時間很緊,中午不能回家吃飯,自己帶點兒隨便吃上一口就中了,大家都知道,冬天的早飯本來就簡單,就是煮點兒面條,打上個雞蛋,嫂子吃了就上班,一鍋出來之后給老父親放在鐵瓢里,等父親起床吃的時候就涼透了,只好用熱水燙燙再吃,不會做飯的父親中午這頓飯就愁煞個人了,自己燒大鍋溜點饅頭,可是沒有菜吃,老人們年齡大了都便秘,不吃菜是不行的,老人老了,冬天冷他也懶得動彈,就愿意窩在炕上,可是大炕需要燒火,不燒活那炕就拔涼拔涼的,記得侄子好睡懶覺都被那涼炕拔起來了,睡不了了。針對這種情況,我就一個星期跑回家三趟,晚上給老人燒炕,早上再給老人煮粥,這樣兒,炕也熱了,飯也熱了,老人也舒服了。盡管家里燒這暖氣,可是那暖氣需要天天點火,掏灰續煤的活還是老父親干,老人家也真是吃力了,所以往屋里拿煤,往外面送爐灰鍋底灰都是我的工作了,我還得從場院里往家拿柴草燒炕,我決出了累了。這些工作也不是我一個人干,我的哥哥和侄子在家的時候都是他們干,短缺的時候嫂子也干,她主要負責做飯做菜,我們知道冬天在農村的冷屋子里想蒸個饅頭就不容易,我們就買著吃。

好不容易熬得侄子考上了研究生,在家的日子就少了,花錢的時候也就來了,買房子,娶媳婦的事就迫在眉睫了,眼看著這個孩子不能在小城市里安家了,我的哥嫂的壓力山大。

我嫂子要走出鄉村,走向城市打工掙錢了,再說一個五十歲的女人也出不了那力氣了,連年來為了這個家,超負荷勞作已經腰肌勞損,體力下降了,再加上前幾年做過一次手術,身體也是每況日下,也該干點輕快活了,我希望她和哥哥身體健康,相伴到老,等侄子到了我們這個年齡他的父母尚在,就像我們的父親誒伴我們一樣。

為了減輕大家的負擔,我想了一個法子,我想將我的老父親送養老院,可是在我們那個古老的農村,村里人會怎么看待我們,尤其是我的老父親,他會不會認為我們嫌棄他,這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首先得做老父親的工作,我想讓老父親先來養老院看看,可是我的丈夫不同意,他希望這是由我哥姐出面而不是我張羅,我知道,我的哥哥在莊里住著,他又怎么能首先提出這個問題呢?他是說不出口的,尤其在我們農村,姐姐呢,她一個60多歲靠兒子養活的失去丈夫的婦女,她還得給兒子看孩子呢,有哪里有時間,有思想考慮老人的事,況且她已經習慣了過自己的日子,難道就這么讓我和嫂子煎熬嗎?我該么辦?

我思來想去,我們并不是不養老人,而是要老人活的更好,養老院里都是老人,我們的老人在那里有玩伴,有熱乎的飯菜吃,服務員將熱水送到門口,大小便不用出屋,養老院里定期給老人查體,24小時有服務人員值班,我們村里一家兒子有出息的人家就是把兩位老人送入了養老院,到現在已經4年了,老人活的好好的,兒女工作生活都很方便。當老人真的到了需要喂飯,需要送屎送尿的時候,我們再接回自己家里來,給他養老送終就可以了!為什么自己家里的人都不能接受呢?傳統的觀念真的需要反思了!

12 收藏

上一篇:生活是地鐵

下一篇:初三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