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樓

唐代杜甫收藏譯文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云變古今。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

可憐后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

繁花靠近高樓,遠離家鄉的我觸目傷心,在這全國各地多災多難的時刻,我登樓觀覽。

錦江春色來天地,玉壘浮云變古今。

錦江兩岸蓬蓬勃勃的春色鋪天蓋地涌來,玉壘山上的浮云,古往今來,千形萬象,變幻不定。

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

朝廷如同北極星一樣最終都不會改換,西山的寇盜吐蕃不要來侵擾。

可憐后主還祠廟,日暮聊為梁甫吟。

可嘆蜀后主劉禪那樣的昏君,仍然在祠廟中享受祭祀,黃昏的時候我也姑且吟誦那《梁甫吟》。

譯文

繁花靠近高樓,遠離家鄉的我觸目傷心,在這全國各地多災多難的時刻,我登樓觀覽。

錦江兩岸蓬蓬勃勃的春色鋪天蓋地涌來,玉壘山上的浮云,古往今來,千形萬象,變幻不定。

朝廷如同北極星一樣最終都不會改換,西山的寇盜吐蕃不要來侵擾。

可嘆蜀后主劉禪那樣的昏君,仍然在祠廟中享受祭祀,黃昏的時候我也姑且吟誦那《梁甫吟》。

韻譯

登樓望春近看繁花游子越發傷心;萬方多難愁思滿腹我來此外登臨。

錦江的春色從天地邊際迎面撲來;從古到今玉壘山的浮云變幻莫測。

大唐的朝廷真像北極星不可動搖;吐蕃夷狄莫再前來騷擾徒勞入侵。

可嘆劉后主那么昏庸還立廟祠祀;日暮時分我要學孔明聊作梁父吟。

注釋

(1)客心:客居者之心。

(2)錦江:即濯錦江,流經成都的岷江支流。成都出錦,錦在江中漂洗,色澤更加鮮明,因此命名濯錦江。

來天地:與天地俱來。 

(3)玉壘浮云變古今:是說多變的政局和多難的人生,捉摸不定,有如山上浮云,古往今來一向如此。

玉壘:山名,在四川灌縣西、成都西北。

變古今:與古今俱變。

(4)北極朝廷終不改,西山寇盜莫相侵:這位兩句是說唐代政權是穩固的,不容篡改,吐蕃還是不要枉費心機,前來侵略。唐代宗廣德年間九月,吐蕃軍隊東侵,涇州刺史高暉投降吐蕃,引導吐蕃人攻占唐都長安,唐代宗東逃陜州。十月下旬,郭子儀收復長安。十二月,唐代宗返回京城。同年十二月,吐蕃人又向四川進攻,占領了松州、維州等地。

北極:星名,北極星,古人常用以指代朝廷。

終不改:終究不能改,終于沒有改。

西山:指今四川省西部當時和吐蕃交界地區的雪山。

寇盜:指入侵的吐蕃集團。

(5)后主:劉備的兒子劉禪,三國時蜀國之后主。曹魏滅蜀,他辭廟北上,成亡國之君。

還祠廟:意思是,詩人感嘆連劉禪這樣的人竟然還有祠廟。這事借眼前古跡慨嘆劉禪榮幸佞臣而亡國,暗諷唐代宗信用宦官招致禍患。成都錦官門外有蜀先主(劉備)廟,西邊為武侯(諸葛亮)祀,東邊為后主祀。

還:仍然。

(6)聊為:不甘心這樣做而姑且這樣做。

梁父吟:古樂府中一首葬歌。《三國志》說諸葛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借以抒發空懷濟世之心,聊以吟詩以自遣。“父”通“甫”讀三聲fǔ 傳說諸葛亮曾經寫過一首《梁父吟》的歌詞 

杜甫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圣”,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余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紀念。詳細>>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鯉魚鄉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