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翻山越嶺(三首)

(作者:聶沛)

一個人翻山越嶺

為了讓身體覺醒,他走了很遠

盡管找不回什么,但可得到安慰

一個人翻山越嶺,不是旅行者

也不是行腳僧,只是可憐的靈魂

在大地上的一次漫游,并深信

你在夏天愛上的雪花,到冬天

就會變成深藍,能懷抱虛無之海

從阿勒泰到福州,在雞型版圖

那東西對角線,他徒步斜穿中國

像一顆子彈擊中我們平庸的心

我哆嗦著劃燃一根火柴,想把

白晝點得更亮一些:這塵埃之輕

因為被生活剝奪了太多的自由

你的人生,已經如同另一種虛構

遙想起長城與運河組成了大地

一個巨大的人字。曾經,走人字

是詩歌徒步者的一種偉大傳統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著迷,落日的

余暉里,史詩是那樣唾手可得!

山寺秋雨

夜半被雨淋濕不眠的部分

披衣起床,抬頭看想象的

滿天星斗。深不可測的黑暗

在遙不可及的山腳居然

有一豆相思般不滅的燈火

多么涼的風掀動堅強的往事

空曠的人生需要廢話填充

在秋天的庇護下,至為

飽滿,而且像屋檐下的雨滴

倔強地為泛光的庭院計時

四周聳立的山峰加重寒意

面對山林,悲心的尺度

總是比最高的松樹還觸目

驚心!多少智慧的歧義

讓我們對這世界多幾分寬容

夾竹桃帶雨,僧舍遠離塵世

它們有些是空的,就像

空山被明月照拂,秋風蒼闊

杏花落

到最后,好像什么也沒發生

一個異鄉客在水邊的客舍醒來

明亮的雨還在下,但鄉愁沒了

柳絲的婀娜有幾分隱居的

氣質和神韻,那沉默的光線中

江海寄余生。激烈的時代過去

末日并未到來,意義何在?

慈云寺的女香客越來越漂亮

芳香的身體和石榴石的手鐲

讓我透不過氣來!寺內的靜謐

和清涼,以及從巖石中挺出

仼憑狂風磨練、書寫的松樹

在漸趨岑寂的山岡,彎成梅花

一條破舊的巷子有一棵杏樹

在樹下走過的每張面孔既熟悉

又異常陌生,就像我不知道

到底是梅花落還是杏花落

真實與虛構,什么更適合雨天?

12 收藏

上一篇:許諾

下一篇:現代詩歌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