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忙

(作者:香襲書卷)

進入三月,人們就開始忙碌起來。工作走上軌道,生活在暖陽里也多了幾分情趣。我在三月的開端,迎著沒有寒意的春風,在站臺上看著晨曦中的鐵路。和我一樣奔忙的人有很多,站臺上站滿了出行的人們,有的拖著皮箱,有的輕裝前行,有的人三五成群,有的人獨自遠行。我就是那個獨自行走的人,長長的站臺,寫著要去的地方。

從自己的城市到另外一個城市,路程不是問題,真正有距離感的是陌生,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時有孤獨,茫茫人海,我們在其中漂泊。每次立于站臺的心情都是復雜的,并不是不想出行,更多的是切斷了一種熟悉的生活方式。

隨著人流,腳步穩健地走著。其實當一個人真的需要去面對前途的時候,他的勇敢和堅強是無法想象的。人們帶著各自的目的,去另一個地方,我們坐在一列行駛的動車上。人生的旅程,不也是如此,每個人帶著行囊踏上了路途,路上的風景,經歷過的人所見各有不同。

春天,是一年之計的開始。所有人都懷揣著希望,奔赴著前程。隆隆地火車聲,拉響了春天的節奏。忙碌的春天,已經開始。開往春天的列車,載著出發時的激情,不管結果是什么,邁開腳步的那一刻就已經是在收獲。

泰戈爾說:“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經飛過,思念是翅膀飛過的痕跡。人生的意義不在于留下什么,只要你經歷過,就是最大的美好,這不是無能,而是一種超然。”

美好事情總是在眼前出現,忙完了購進貨品的環節,輕松下來。抬眼一看,路旁的梅花開得正好。有紅梅的艷美,有綠萼梅的清麗。我在梅花樹下停下腳步,癡情地看著這一樹一樹的花開。綠萼梅是少見的,它是梅中上品,能夠看見連著的幾株綠萼梅,就是驚喜了。

更讓人不忍離開的還有它的花香,路過它身旁的人,都會被陣陣花香吸引。綠萼梅的花香勝于其他的梅花,有股特別的芳香。也因此,綠萼梅開出的花朵上,蜜蜂特別的多。小蜜蜂們忙著采蜜,根本不管不顧過路人的打擾。我拿出手機自顧咔咔地拍著,小蜜蜂就在我的鏡頭里,旁若無人地采著自己的蜜,那份專注讓人贊嘆。

春天是屬于蜜蜂的季節,它們興高采烈地勞作。花蕊吐出的芳香,留住了蜜蜂飛翔的翅膀。一朵一朵,小蜜蜂們忙個不停。我輕聲呼喚:“小蜜蜂。”它頭也不回,也不飛走,就算是聽見了也不搭理我,看來花香勝過我的言語。勤勞是蜜蜂的本色,我也要像小蜜蜂一樣,在工作中執著而勤勞。

詩人陸游寫下:“飛紅掠地送春忙,嫩綠成蔭帶露香。”說起春忙,不光是城市里的人在忙碌著,還有鄉間田頭的人們,也在春天忙著播種,耕耘。眼前出現了一副農耕的畫面,人們做著農事,山歌飄蕩在田間。手下的禾苗綠油油的招人疼愛,翻過的土地露出新鮮的色彩,不遠處有老人在炊煙中烹煮出一鍋香濃的飯菜。

早起的油菜花已經開始開了,剛進入三月,平原地區的舒適溫度,讓油菜花迫不及待地開出了早期的星星點點。不久,大面積的油菜花就要開滿大地,金黃色的一片,把人間的美麗都呈現出來。這正是“河柳細芽冒,迎春骨朵黃,一年春又到,嶺上耕作忙。”

我是喜歡這樣有事情做的日子,即便是腳步匆忙,也是內心滿滿。裝滿了對明天的期待,裝滿了對今天的熱愛。苦點累點,沒什么。只要春在,春忙就是最好的生活。

歸途的火車聲,依舊明亮地響起。田間的歌謠,在大地上飛揚。孩童們在春天里玩耍,老人們拉著風箏在草地上展開笑顏,火車站依舊人來人往。每個人都在春天里感受著,一種悅動的旋律。心間無數只小蜜蜂在采蜜,是啊,心中的花朵盛開在生活的沃土上,是喜悅,是春忙。

12 收藏

上一篇:迎澤公園清明雪

下一篇:寫景散文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