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外交官傅瑩與歌曲《天邊》的諧韻

(作者:康有山)

說起女外交官傅瑩,很多人都特別熟悉她。這個外交戰線的女星,以她特有的風采,在幾十年的工作中,立下了不少的功勞,為國家、人民和外交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傅瑩是內蒙古通遼人,1973年,她作為工農兵學員考入北京外國語學院,她的數學滿分,同學們戲稱之為“數學家”。正是這種“數學家”的精神激發她孜孜不倦地努力,提高專業技能。她的專業是英語,第二外語是法語,可她似乎還嫌不夠,為了適應工作的需要,她又學習了羅馬尼亞語。她于1992年畢業后,首先參加了赴柬埔寨的維和工作,以后在外交部工作,1997年在外交部亞洲司工作,任副處長、一秘、參贊等職,主要負責亞洲多邊合作和東盟事務。1997年出任駐印度尼西亞使館公使銜參贊。1998年出任駐菲律賓大使,當時45歲,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女大使,也是第一個少數民族女大使。曾在中國駐各國大使館任職,1997年在外交部亞洲司工作,任副處長、一秘、參贊等職,主要負責亞洲多邊合作和東盟事務。1997年出任駐印度尼西亞使館公使銜參贊。1998年出任駐菲律賓大使,當時45歲,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女大使,也是第一個少數民族女大使。后來,她又先后出任了駐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英國等國大使。2013年3月4日任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新聞發言人。傅瑩的丈夫叫郝時遠,1952年8月12日生,蒙古名沙力克。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武川縣人,蒙古族。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助理、學部主席團秘書長,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所長。兩人有一個女兒。

傅瑩酷愛音樂,尤其愛她家鄉內蒙古的音樂。她在國外贈送別人的禮物最多的是家鄉音樂的錄制盤。

傅瑩的儀態高雅,舉止雍容,具有獨特的魅力;她風度翩躚,透露出絕頂的聰明睿智,

令人尊崇信服;她談吐高妙,才氣深蘊,令人敬佩贊羨。

天邊有一對雙星

那是我夢中的眼睛

山中有一片晨霧

那是你昨夜的柔情

我要登上登上山頂

去尋覓霧中的身影

我要跨上跨上駿馬

去追逐遙遠的星星星星

天邊有一棵大樹

那是我心中的綠蔭

遠方有一座高山

那是你博大的胸襟

我要樹下樹下采拮

去編織美麗的憧憬

我要山下山下放牧

去追尋你的足印足印

我愿與你策馬同行

這是一首抒情的歌曲,是由布仁巴雅爾譜曲,閻維文唱過,韓磊、廖昌永、烏蘭圖雅、哈布爾、傲日其楞等很多著名歌唱家都唱過。唱起這支歌,你會感受到大草原上幾千條大小河流縱橫交錯,夏季一到,草長鶯飛,牛羊遍野,湖水清澈潔凈,美不勝收。可以騎馬、騎駱駝、吃草原風味的全羊宴,參加篝火晚會,化身成草原兒女,釋放自然天性,置身于草原之中,感受大草原的蒼涼與遼闊,在騎馬奔騰中、在感受駿馬飛馳的愜意,領會“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早低見牛羊。”的草原壯美,飽覽草原的浪漫風情。

夏季,大草原氣溫涼爽,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草原,藍天白云,碧草綠浪,湖水漣漪,整個草原清新寧靜。一條彎彎的小河,靜靜地流向遠方。在山坡上吃草的羊群,遠遠望去好像是白云飄浮在山間,又好似顆顆珍珠撒落在草原上。微風吹過,草浪滾滾,形成了一片綠色的海洋。牧羊的姑娘,唱著動聽的情歌,揮動著鞭子,游走在美麗的草原上。傍晚,夕陽西下的時候,在霞光的輝映下,草原與天連成一片。蒙古包里響起了委婉動聽的馬頭琴聲,這動與靜相結合的草原美景,叫人心曠神怡。在大草原上驅馬馳騁,追望天上的星星;在馬背上并鑾徐行,聽林中鳥兒喧唱;或下馬步行,在草叢中采擷花朵;那是賞心的情趣……那是青春的展示,也是生命的記憶。

那么,身為外交官傅瑩和歌曲《天邊》又是有什么交集哪?

原來,《天邊》歌曲背后有段委婉凄美的故事:

這首歌的詞作者吉爾格楞在文革那不尋常的年代里,他和廣大知青一樣,響應國家號召到了生產建設兵團。當年他還是小伙子,生產建設兵團的生活非常艱苦,幸運的是有一位美麗姑娘與他相伴,共同的磨難使兩顆心貼在了一起。他們互相關心和鼓勵,一同騎馬放牧,一同照料馬群和牛羊,日子也就不覺得怎么苦。一晃,三年的光陰過去了。三年后姑娘考取了北京一所重點大學北京外國語學院,而吉爾格楞卻沒如愿。

姑娘在臨行的頭一天晚上來到了小伙子的營房,想向心愛的人道個別。可她卻難以開口。其實小伙子已經知道她明天就要回城去上學了,既沒有問,也沒有送。就這樣,兩個人默默地凝視著,沒說一句話。

微弱的煤油燈下一對戀人的兩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默默地、久久地、相視著-------直到天亮,姑娘走了。

這一別就是三十載……

蒙族小伙子后來成為了畫家。成名之前的生活非常坎坷、艱苦。那時身上沒有任何積蓄。為了實現他的理想,他決定到北京去發展。

那一天,他把身上僅剩的一點錢買了一張機票,來到了北京。在機場的大廳里環視著周圍,機場宏偉壯觀,首都的變化讓他為之震撼。這時,一道亮點把他的目光吸引了過去,他的視線定格到了不遠的滾梯上。隨著滾梯緩緩而下,一位中年女士出現在他的視線中。女士身穿中式旗袍,一副黑色的披肩長長的拖在滾梯的扶手上,那人器宇非凡,風度翩翩。隨著電梯的滑動,女士款款而下。吉爾格楞愣住了!現實生活中他從沒見到如此高雅、氣質非凡的女人。女士款款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說,“你好,吉爾格楞!”吉爾格楞驚呆了,眼前和自己打招呼的不正是三十年前兵團的戀人嗎?相比之下,自己今天的境況是多么的尷尬。

首都機場的偶遇,勾起了吉爾格勒對那段往事的回憶。于是,當晚他在北京的地下室里寫下了一首歌詞,并請著名蒙古族作曲家布仁巴雅爾譜了曲。

一首《天邊》就這樣的誕生了。

女外交官就是傅瑩,她是優秀的外交官,是中國外交戰線的佼佼者,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年會舌戰美國官員及其鷹犬,在自己的崗位上講述中國故事,為國家人民輾轉協調,嘔心瀝血。

傅瑩和吉日格勒沒有長談,但那一段草原情結,卻是永遠留在了她的心中。時光承載的那些記憶,轉身間,匯入了流年的天穹,心的銘記,銘刻了草原春花的美麗。情意蔓延著草原夏日秋空的白云,縈繞著草原的景色,讀著風捧來的云絮,于記憶中撰寫著青春的記憶,融匯在生命的音符中。

這樣,優秀的女外交官與歌曲《天邊》就達到了諧韻,實現了和鳴。那一段草原情結,永遠銘刻在了她的記憶中。

康有山2018、12、26于外灘

12 收藏

上一篇:蓮海留憶夢

下一篇:請扣流年夢,墨潤繾綣輕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