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春

(作者:于公謹啊)

今天有些意外,等車的時候,碰到了大春,看上去他好像是很忙碌的。所以,我只是簡單詢問了一下。因為是很多年不見了,所以不能不進行問候的。他也簡單說他只是一個志愿者。因為車并沒有過來,他也就多說了幾句。其實,他的名字是叫做李某春的,而我一向只是叫他大春;同時,因為我并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發了這篇文章,所以不可能會寫出他的全名字的;雖然這是一件好事,但是,也是不想給他惹麻煩的,也不想給自己惹麻煩。因為我并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出名,或者說,這些事情只是他說的,我并沒有親眼見到,所以不能亂說。可是,這是一件好事情,是值得我宣揚的。

大春做事情是很穩的,很大程度上來說,他的話是可信的。他是一個志愿者,是志愿,并沒有人來逼迫他的;從這一點上說,他也沒有必要撒謊;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說,他撒謊并沒有獲得好處,所以,就沒有必要這樣做。基于這幾點來說,他說的情況,應該是真實的,而不是虛構的。而且,也是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大春之所以成為志愿者,是因為別人對他勸說的。他曾經說過沒有時間的,那個人對他說,并不需要多少時間的,只是需要他力所能及的去做。所以,他就去了。只是做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而不是空談,也不是隨隨便便地去做,因為很多時候,他需要面對的并不只是老人,還有別的、其他的、需要幫助的人。對于孩子,是最不能夠撒謊的,就想要很謹慎地回答。而有些人,已經很老了,記性不好,他們只是記得當時的情況而已。

我只是出于好奇,隨口就問了一句難道一個志愿不夠?大春說,不是志愿,是很多人都參加協會,這個協會,那個協會;五六個協會都算是好的,最多他聽說過是九個協會。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是不可能會有那么的精力出現的,也不可能會參加那么多的協會。當然,這些協會都是志愿者,都是一些人發起的。我問,參加那么多的協會做什么?大春看了我一眼,對我說,你說有什么用?如果沒有永遠?他們怎么可能會參加那么多大的協會?

我還想詢問,這個時候,車來了,我和大春就這樣分開走了,沒有交談下去。可能是我太過單純的緣故,所以一直不明白這些人參加那么多的協會做什么。下車后,和別人偶然說起大春的事情,因為大春的事情讓我很佩服的;也說起了那些人的事情。那個人說,為了什么?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涂?我說,我真的不知道。他看我表現說謊的樣子,就說,是為了利益,還能夠為了什么?我說,只是志愿者,怎么會有利益?他說,只是有些事情我們不懂。有一句話說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江湖。所以,你不懂,我不懂,不代表沒有利益存在。他又說了一句,你那個朋友是真的做事情的。我問,你怎么知道?他說,一個人做事情,是靠精力。做一件事情,才是真的志愿者。

我還是不懂,也不想弄懂,只是覺得大春很厲害的。因為他是一個志愿者,用他的話說,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也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現在,像這樣做事情的人,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憑這一點,大春也讓我刮目相看的。

12 收藏

上一篇:認知無我不著相,歷事練心除習氣

下一篇:淺談文字污染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