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程

(作者:無術小妖)

末班車載著我,嘀咕在昏暗又沉默的隧道里。回來的路很長,長到可以把相遇的點點滴滴都揉進心臟,又化成眼淚流出來。

李白說白發三千,丈緣愁似個長。李清照說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林黛玉又說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古人讓我們看到了這愁的長,這愁的重和煞。說它抽刀斬不斷,舉杯澆不盡。可我眼前明明是它的暖,它的溫柔。

矮矮的山坡下白房子就懶懶地臥在那,青灰色的瓦片低低密密地壓在房梁上,像極了睡美人漂亮的眉眼。房子的前面是一方滿是傻氣的池塘,池水和這個春日的顏色一樣,也那么醉人。夕陽下的油菜花洋溢著微笑,隔著車窗和我在嬉鬧。

似這班車也愛春日盈盈的風景,一掃先前的沉悶。歡快地蹦過呆立在路邊的電線桿,驚得上面打盹的鳥兒們一溜煙兒地飛遠,飛到河的那一邊去了。我看到河流進江里,江又流進海里,它們應是快樂的,都會去到終點,無非就是路上有些曲折。快樂當是在追趕快樂的路上,但也在路的盡頭。車窗外的風有些緊了,車窗的這邊一雙凄迷又惘然的眼睛覺得它找到了快樂,因為海是咸的,眼淚也是。

在黃昏即將被黑夜鋪蓋的時候,回程的班車穩穩地開進了車站,它也算是回到家了。我怎的和筆尖大吵了一架?它厭惡我唯唯諾諾,毫無朝氣,沒有自制力不配談自由。我看不慣他的虛偽和自欺欺人,安排著別人的快樂和溫暖,以為自己也會像它寫下的那些故事一樣,有一個完滿的結局。

筆尖它問我,黃昏從哪里來?又要到哪里去?我回答世界是一個圓,生活也是。所以只要我們活著一天,便會看到一次暗夜和黎明在太陽跳出地平線的那一刻擁抱。最后我們握手言和,卻都絕口不提幸福!

12 收藏

上一篇:凌晨小站

下一篇:曇花一現,只為韋陀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