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請認真一次

(作者:五分鐘天黑了)

俄羅斯方塊組合的白色瓷磚上總有一些擦不完的水漬,洗手池邊的金屬色水龍頭上隱約閃現著看不清的光影,頭頂的圓盤吊燈是忽閃忽暗捉摸不清的瓦數,這里從始至終都是冰冷的樣子。發梢凌亂,臉頰微紅,鼻翼紅腫,那天的你被高空飛來的足球選中,而我剛好路過。你顫顫巍巍的走近水池邊,手在空中笨拙的劃拉著水龍頭,我把手中的資料放在水箱上方,擼著袖子幫你試著水溫,這是出于好心還是出于同情,好像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幫你溫敷后半張臉更加紅腫,而身后地面凌亂飄散的是我通宵熬夜收集的資料,你忙著哎呦喂,我忙著撿文件,我想,那刻的我們是不是更希望沒有相遇過。

那家咖啡店里有你最愛的卡布奇諾,隔壁的奶茶店里有我最愛的珍珠奶茶,如果不是丟三落四的壞習慣,不是尷尬難堪的左顧右盼正好看到從咖啡店走出的你的話,我可能真的不知道是該挖地縫逃串還是該對著收賬的先生三鞠躬致歉,你解救了我,付出了12塊錢的風度,我把它換算成120分的感謝。你走的云淡風輕,我卻念叨著還好遇見你。傍晚的6點10分,我守在奶茶店靠窗的位置,終于在第三天偶遇了穿著灰色針織衫的你,沖出去,明顯嚇到了你,我說,還你的12塊。你客套的說請我喝咖啡,我指了指隔壁玻璃窗喝了一半的奶茶,我們都已習慣了各自的口味,對很多新鮮的事物已沒了太多想去嘗試的興趣。現在想想,我們從剛開始的不愿將就自己,到后來慢慢學著遷就對方,真的算是做出了很大的讓步。只是喝咖啡的我依然會皺眉,叫奶茶的你總習慣要黑咖不加糖,我們相視而笑,像是在安慰委屈了的自己。

我們都喜歡站在山頂看風景,這算是唯一不用遷就算是一拍即合的意外,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默契同行,樂此不疲。終有一天,在半山腰的臺階上,你說若可一步登天,定可觀天下美景。我重新系上松散的鞋帶,看著遠處,說,每一步臺階都做工牢固,一步一步邁行,并不遜于登頂的喜悅。你笑而不語,我們繼續前行。那之后就再沒主動約你去爬山,你要的是山頂,我要的是過程,曾試圖想,若途中已盡興,我定會折返,你或會堅持獨行,畢竟,我們要的不一樣。如此,不如罷了。在我們的共有空間里,曾留下很多美麗的風景照,你拍的山峰很美,云霧繚繞,山脈很遠,山脊相連。你曾說,只有到了山頂才能證明你來了,只有拍下美景才會不枉此行。我看著你,不想去做任何的證明,在我看來,在山底邁出第一步時,我就已經來了。

愛,終究是遠了,和相遇時一樣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

因為愛,白瓷磚的茶水間有了溫度。因為愛,奶茶店喝出了咖啡的味道。因為愛,每座山都留下了最美的底片。因為愛,每次約會都成了重要的日子。

聽說,從很高的地方俯瞰大地,每一處建筑、每一棵樹、每一個人看起來都是孤獨的,只有置身其中,才能感覺到那份鮮活。

愛情亦如此,你若傾心,一餐飯,一首歌,一個牽手,一次思念,都伴隨著心房跳動。來人間一趟,要學會去愛,學會抬頭看看太陽,學會和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一起看次夕陽。

在我看來,沒有比愛更需要認真對待的事,也沒有比學會去愛更值得驕傲的事。

遲暮之年,身邊的老伴或許不是曾經的那個他,幸運的是總有那么一個人陪你賞遍了年華,即便追愛的你仍孜然一身,回憶里也早已留下愛的影子,足矣。

12 收藏

上一篇:我想和我要

下一篇:我愿為你譜寫旋律,你卻不愛聽情歌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