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年之戀

(作者:二步油坊)

奔四了,雖有不甘,但也掀不起什么波瀾,平實做人,平凡人生。沒想到的是一個陌生電話,竟勾起了一段十八年前的往事,那是一段美麗的初戀。本來已經打好封條藏起來了,現在卻被揭開了,或者說就像一件器皿重新著漆后被碰掉了,原來的顏色裸露了出來,而且很原色,很耀眼....

那天,她的同桌梁杰不知從哪里找來我的電話直接呼我,問我跟玲有無聯系,我一臉迷茫表示毫無所知,哪知她正色道你的情人對你依然念念不忘,羨慕嫉妒恨啊!說完給了一串電話號碼,主動點啊,說畢,那頭掛了。

腦子一片空白。立即有一種孤立無援的感覺。十八年了......

是你嗎?我強作鎮靜打了過去。電話的那頭,聲音依然,還是19歲女孩的聲音,只是不知歲月有無在聲線上留下痕跡。

談話將十八年時光與際遇輕描淡寫,但還是隱約感受電話那頭幾聲嘆息與戚然。

電話的這邊,雖然早已坦然,但十八年前會坦然嗎?

這是一段用紅綢布包裹下的往日愛情,每掀開綢布的一角,都有一段凄美的愛情故事......

八十年代,高考補習班是承載著每一個莘莘學子畢生夢想的天梯,往屆生門相信,從這里出去,將意味著城市與鄉村,富貴與貧窮,文明與愚昧就此畫上一條界線。這樣的補習班也為學校所倚重,所有優秀課任老師均被派到補習班重兵把守,仿佛距離高等學府一步之遙,跨過去,高校里的氣息與芬芳就在那兒等著了。

一天上午。課間。同學們嘰嘰喳喳,走道上來來往往。正想起身,冷不防一個稚嫩的聲音從我的課桌前面傳來,幾乎同時,一條小辮的發梢搭在了我的課桌上!

喂,這段古文怎解?

我抬頭一看,立即驚呆了!一雙美麗的眼睛正迎視著我,而且毫不躲避。這正是玲。由于她的美貌,補習班里幾乎每隔上一點時間,就會有關于她的一些花邊新聞或臆測。那時學風淳樸,基本沒有什么桃色新聞一說。但說得多了,一些人亦步亦趨,一些人事無關己。我就是后一類。但縱然如此,我也禁不住心頭一陣狂跳而語無倫次。倒不是因為她問的突然,而是她簡直太美了,一雙美輪美奐的眼睛盯著你,紅霞飛舞,美目顧盼,攝人心魄,無可抵擋!

從她那緊促的呼吸,我同時感受到她的慌亂與緊張。而這又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我和她一直是班上在文科方面成績最為優異的幾個人之一,就在前天,語文老師就拿我的一篇作文作為范文當堂講評。莫非這就是所謂的惺惺相惜?或是傳說中的相互仰慕?

過了很多年,我還是無法忘記當初這個回眸一笑,那一瞬間的目光飛聚,已被定格并刻印在我記憶的深處,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演變成一張已成經典可以反復回味的愛情書簽。

以后的一段日子,我漸漸收斂起對她那種不可名狀的潛意識,但不久我即發現,自己已經被一種力量所吸引和支配,特別是感覺到自己每天都可能會被一個人關注,因而特別注重自己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感覺學習特別賣勁,特別想出成績,心情也格外舒坦。每天早晨,太陽的光輝灑滿大地,到了傍晚,金燦燦的霞光鋪滿了天空!

漸漸地,彼此間,上課下課,上學放學,教室內外,只需一個微笑,一個眼神,即可明白對方的心意。于是,我有了這樣一個感覺無論在什么地方,只要我的視線一出現她那嬌小玲瓏的身影,以及晃動在脖子后那兩扎撩人心扉的發辮,我就感到有一根看不見的線拴著我和她,無論距離多么遙遠,只要她稍一移動,我也就有了牽掛。

這就是初戀么?

然而直到此時,我還是沒有勇氣向她表達我的愛意,甚至相互間話也不多。老實說心里是想她了,但也不敢亂想!有時只是盼望上課時她在我面前落座的一剎那,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能心領神會地趕上時差與我來一個電光火石般得對接!若此,快樂將充盈我一整天!

終于等到了一天晚上,晚課的鐘聲已經響過多時,教室里依然燈火通明,沒有人要走的意思。好不容易再熬一熬,11點了,終于大部分同學慢慢散去,教室里只有三五個人。她還在,我當然還在。其實我已經什么也看不下去,只是重復著這樣一個動作,那就是毫無目的地把復習資料翻得嘩啦作響!我感覺到自己的窩囊!在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沉默后,我終于聽到了前面收拾文具的聲音,我的心也跟著吊到了嗓子眼!

突然,她猛一回頭,發辮照例甩到了我的課桌上,一雙熱辣的眼睛盯住了我,幽幽說道天黑了,我不敢回。聽到這句話,我簡直樂昏了,這在當時無異于領到了一張與最美的玲共度愛河的通行證!

我們在行人漸漸稀少的大街上款款而行,昏暗的路燈變換著兩個人的身影。說實在的,這個時候恨不得步伐邁得更慢一些,回家的路再長一些。

我們開始談天說地或者顧左右而言他,偶爾相對一笑,心神領會。這個時候,我是多么希望能應景背誦出一些名人的詩句來增添一些氣氛并為自己的印象加一些分啊,不是都喜歡文學嗎?但是搜腸刮肚也找不到!可能那時已經一門心思在他那兒了。不過當時心中的那股美勁那真是沒法說!走啊說啊,晚風迎面吹來,輕撫著她的臉,緊貼著她的胸脯。我不禁怦然心動那微微起伏的曲線,正悄然綻放著十八歲少女的青春!

自那以后,校園多了一對快樂的人!模擬考試,比較著排名,我倆都不約而同排在前面。上課時正襟危坐,而一旦下課,就有事兒了,比如,她竟敢在公開場合對著我旁若無人地撒嬌!

我們生活在別人艷羨的目光里。

然而正像一位哲人說過,如果序幕是喜劇的話,那么悲劇馬上就要上演了。

高考的結果,她考取了省城的名牌大學中文系,而我卻黯然走進了恰與這所大學相鄰的財經學校。上珠算課時,老師發下了一個磨損得很破舊的算盤,我一看,心一酸,眼睛像攙了沙子一樣,算盤珠子看不見了,只看見淚珠子止不住流了下來。我怎么也想象不到,充滿想象力的大學生活怎么會與枯燥的財經專業聯系在一起!那令人沮喪的算盤,怎么能撥弄出如歌的行板,如詩的夢幻?

記得剛開學時的一天,我剛回到宿舍樓下,忽然聽到三樓靠窗的舍友大聲地沖我說,有人找你,快上看來!我當時還真的不知除了同學還有誰,我不緊不慢地上樓,但一到宿舍門口我立即驚呆了是玲!白色的連衣裙,白色的帽子,白色的布鞋,白色的襪子,整個人就像白衣仙女一般,所有的白,幾乎專為襯托桃花一般美麗殷紅的臉龐而來!整個過道都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有壯著膽主動靠近的,有伸著一個腦袋從門里探出來的,總之,一個美女光顧了這棟宿舍樓成了當天的一個新聞。

而現在,心理及位置的落差,無情地打擊著我。白衣天使的傳說雖然很美好,但恐怕只是傳說。我還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我知好景不長。要知道,按當時的習俗,就學歷而言,女高男低,也就意味著不可能再有下文了。

事情的發展急轉直下。雖然我們還是保持著正常的交往,但相互間的言不由衷注定了我們之間的不同的價值取向決定著不同的命運歸宿。

終于有一天,我在她的宿舍樓下交還了她給我的定情物一張清麗可人的黑白照。而她,雖然話不多說,卻也坦然接受了!最后祭出的煽情一招,最終無功而返!

于是,就這樣開始了渺無音訊的十八年計時。

從那以后,我只是聽說她研究生畢業后進了一家出版社,而我,則徹頭徹尾的拋棄了曾經籠罩在我頭上的所謂文學青年的夢想,逐漸蛻變成一家保險公司的高管,眼界與當年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故事說到這里,本該已告結束,但如今的這個很突厄的電話,卻又把當年的一些恩怨和情景扯了回來,就像一個在平靜的湖邊晨讀的人,被一塊小小瓦片所激起的層層漣漪攪亂了心境。

有時想著想著甚至會啞然失笑縱然時光倒流,還能折騰出什么?

一天,她忽然從省城打來電話,說兩天回家一趟,順道看望我們的恩師朱老師,問我能否與她結伴一起去。

我一時猶豫。

我聽說老師年紀大了,就想見見他當年用心培養過的那些同學......你是知道的,老師特別上心的人不多,包括你......盡管繞了半圈,但還是聽出來了,就是想見見。

說實在的,當年的這一場苦戀,直到現在我都沒辦法說得清楚。也就是說,為什么愛她尤甚?我想除了因為她確實長得清純脫俗千嬌百媚外,我的確找不到另外的理由。也就是說她的性格及人品已經被她的美貌所覆蓋,腦海常出現的,就是她的美到極致的形象,至于她究竟是什么樣的人,隨著關系的冷談而倒不那么關注。因此如去會面,一個原因,就是為自己解開一個疑問我還愛她嗎?

按著約定的時間地點赴會。一路上,腦海反復揣摩著她的形象,想象可能出現的十八年時光在面貌上的差異,應該如何面對,該說些什么。

黃昏時分,到了。鎮上中心交通大轉盤的旁邊,站立著一個嬌小的身影,穿著黑色的連衣裙,雙手攏著一襲短發,故意側著臉。這就是她嗎?

是的,黑色的裝扮,仿佛說明白衣天使的時代早就過去了,但身材依然柔軟苗條。

嘩,哪里蹦出個龐然大物,嚇死人啦!聲音還是那個有點嗲的調。

老師顯得已經很蒼老,由于長期吸煙而不斷地咳嗽著,除了因意外見到他的兩個當年很紅的學生而高興得兩眼放光外,布滿皺紋的臉上,寫滿了滄桑。

從老師家里出來已是晚上十點多鐘。總覺得剛才的都是序幕,正劇應該開始了。

現在就走了嗎?還是......再到母校的操場上走走?

好啊,我已經期待多時了!我趕緊應道。汽車立即聽話地拐進了操場路。

此時的母校已非昔日可比。馬路一旁排列著兩排高大的桉樹,幾幢新建的教學大樓掩映在高大濃密的樹林間,有些神秘感。遠處的教工宿舍正透著幾許微弱的燈光。

所有這些告訴我,此時的校園正處于暑期,沒有學生的喧鬧。一切顯得很靜謐。

莫非,這就是天造地設的屬于我倆的二人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月色的夏夜。操場的夜空也僅有幾顆星星在閃爍。操場靜的出奇。出乎意料,在一排高大的樹下,竟善解人意擺放著一張只有公園才有的雙人石椅。我們相對一笑牽手坐了下來,當兩人肩膀一碰,頓時感覺一股體溫伴隨著她身體上的氣息傳了過來!

我盡量壓抑著自己。

這是一個對于雙方都很坦然的心境。由于長期的隔離,此刻雙方都在盡可能補充斷檔的個人資料,就像電焊工在試圖焊接著已經分開十八年的前前后后的縫隙!

她不愧為朱老師的高徒,除了對于古籍頗有研究之外,還主持編輯出版了100多種學術著作,甚至涉及金融及保險領域。而我呢,除了在保險業方面擺個譜嚇唬新來的大學生外,別無所長!

還藏著掖著哈,有人檢舉你把合浦共青藝術團搞得雞犬不寧萬人空巷!

瞎說!沒有什么學問,只是跟著瞎鬧騰玩唄!

說到沒有什么學問時,心理酸了那么一下。

由于各人都有了相當不錯的事業與家庭,因此對于所經歷的往事及情感糾葛,如今看來已無對錯之分。只是一提起那段初戀,一起追憶哪些快樂的日子,以及哪些令人臉紅心跳的細枝末節,肩膀即時承受著幾下芊芊玉手的錘擊!

老實回答我......她嗔怒道為何一直不給我寫信?

我本來就沒有指望聯系上的。我沮喪道。

那你......

......

借著遠處微弱的燈光,我看到了她的眼睛里閃著委屈的淚光。這時,我產生了一千次這樣的念頭,那就是把她攬在懷里,讓風雨飄搖了多年的小舟回到本就應該停靠的港灣!

唉,我又一次克制住了!

分手時,壓抑多年的情感突然噴涌而出,我猛的推開車門,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我的掌心,唯恐再次失去似的久久不肯放開!時間一秒一秒流逝,她的淚珠也一滴一滴落在我的手心上!但事實告訴我這雙帶著我體溫的芊芊小手,早已不屬于我了!

汽車在萬籟俱寂的公路上不緊不慢的往回走著,一陣涼風吹過,我心頭不由一顫

家里有我的等待!

我該回家了!

12 收藏

上一篇:余人吖,可知我愛你

下一篇:我在角落里愛你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