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姨

大年初三,大姨家里,我們麻將戰得正酣,舅媽突然推門進來,說蓮姨想來看看。雖說聚精會神著麻將,心底著實期待。和蓮姨大抵有十年沒見了吧?上次見她,還是在我家門口,記得那時她的家買在世紀歐洲城。蓮姨那次并不是特別來見我的,只是從我家門口路過,順便說了幾句話。那時的蓮姨已是兩個兒子的母親了,依然膚如凝脂、面如冠玉,她帶著人高馬大的混血兒兒子和她的英國丈夫,幽幽走到我面前,穿件碎花裙子,手無長物。當時聊了幾句什么,竟是忘了,因為忙碌,蓮姨說了幾句話就匆匆走了,后來她把世紀歐洲城的房子賣了,從此杳無音訊。十來分鐘后,蓮姨如約而至,帶著前夫兒子和現任丈夫的兒子。

還沒進門我就急切地打起了招呼,到底一直心心念念的。我一眼就分辨出了她的大小兒子,大兒子個子矮一些,像他的那個列車員父親,人高馬大的小兒子也神似他的英國父親,只是蓮姨明顯憔悴了。蓮姨一下就叫出了我的名字,說歲月悠悠,命運格外青睞我。輪到我妹妹時,她毫不掩飾地說,哎呀三,你叫什么?我忘了你的名字了,后來又問起我弟弟,說特別想看他一眼。瞬時,我的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了。隔著千三萬水,隔著逝水流年,親情怎么也不能淹沒于時間長河里呵。

蓮姨其實不是我的親姨,她是舅姥姥改嫁舅姥爺時帶來的女兒。雖說不是親姨,因為年齡相仿,小時候我們經常玩在一起,一起過家家,一起做游戲。后來舅姥爺不在了,她讀書就格外努力,考取了師范,我也出門讀書,我們就斷了聯系。聽說她讀書期間,遇到了一個一心一意對她,資助她上學的的列車員。畢業后她當上小學老師,和列車員結婚生了個兒子。她一直勤學努力,也許列車員安于現狀,兩人最終離婚。因為學習英語,她認識了英國人,又和英國人結婚......

印象里,蓮姨一直是個積極樂觀、我行我素的美麗神秘女人,她從不給我們任何她的聯系方式,回來給父母插青時,就找幾個叔伯姊妹問問大家的近況。這次依然,本想這輪麻將結束,找人替換,和她敘敘舊的,結果和大姨聊了幾句,她就說有個同學在等她,風也似的走了。直到回到宜昌,再沒見到她了,這一別又不知何年何月。

人生若夢,我們就像相伴一程的飛鳥,曾那樣惺惺相惜,到底是要各自飛向遠方。誰也不能預料飛向哪里,也許是努力飛向高處、更高。只把心底深深的眷念留存心底,做一份美好的回憶。也罷,誰不是誰的過客?有那樣兩人,成為彼此的榜樣,何嘗不是幸事?

12 收藏

上一篇:孤獨的身影

下一篇:開闊的視野,高尚的情懷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