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歸來

剛在院中落坐,一群小鳥從離我不遠的那棵大核桃樹上飛來,落在房頂上,不停的叫著,看著我,有幾只膽大的又從房頂飛下,去啄離我幾步遠母親曬在那兒的玉米粒,見我沒嚇它們,其它的也飛了下來,快速的啄著。很快,它們又飛向那棵茂密的大核桃樹。

望著它們的背影,我才猛然驚醒,這不就是失蹤了十幾年的麻雀么?

頓時,我眼前閃現著一個片斷在院中放一個大篩子,篩子一角用一根短棒支住,棒上系一根長長的線,線的一頭握在手里,藏身隱蔽處,篩內灑上糧食,等貪吃的麻雀進去偷食,一拉,便被罩在里面了......

那時,山村是貧困的,和眾多的孩子一樣,我的童年便小了一份對鳥類的同情和憐憫,而多了一份對鳥類充滿殺戮的童趣。

麻雀因體小,所以很多時候逃過大人的捕殺,因為在大人人看來,即便捕殺十幾只麻雀,也難以滿足犒勞一頓因長期缺乏油水的肚子的愿望,他們更多的是把目標瞄準大一點的鳥類和其它動物。

等我進了學校,老師教給我們保護動物并付諸行動的時候,我的山村已變了面貌大片茂密的森林不見了,清清的山泉變得渾濁,百鳥爭鳴的情景也遠去,就連煩人的麻雀也不見了蹤影......

有人說,麻雀死于一場疾病,也有人說,麻雀變成了老鼠,因為麻雀在村子絕跡的那年,老鼠卻莫名的多了起來......

麻雀絕跡了,卻絲毫觸動不了村民們因貧困而麻木的神經,這一年,我終于走出了大山,走出了在大山里形成的固定的思維。

......

好久,我才把目光和思緒收回,是家里電話的響聲驚動我的,電話是好友打的,他約我去看他地里幾百棵核桃和在核桃林間覓食、嘻戲的山雞......

接下來幾天,我去親朋好友家串門,都會見到麻雀,聽到它們清脆的叫聲,鄉親們都不在傷害它們,的的見它們飛來,甚至會抓一把玉米粒或其它食物丟在院里。

這久違的的鳥兒,使我又一次離開故鄉,坐在行駛在平整的鄉村公路上的車里不斷的想麻雀總該有它歸來的理由吧

12 收藏

上一篇:春風里的記憶

下一篇:寫物散文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