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的途中

破曉,租房臨近的公園,悠悠的從窗外飄來清脆悅耳的鳥鳴聲。像似清晨里,樓外的公園播放優美的交響曲。睡眠中的我,也因此由深睡轉為潛睡;聽著聲音,每每會神游出境一番,體會其中的音韻。而這一切,因為電腦桌旁的手機鬧鈴的響起,毅然被拉回了現實中來,周一至周六是上班時間,且上班的地方與租房處相隔頗遠,走路都得發上半個時辰,為了不延誤上班,早早的迅速收拾了睡意,整理完被褥,捋了捋衣著發裝,順勢進行簡單的洗漱,刷好鍋,做上早晨的第一份熱騰騰的早餐,待享用玩爽滑入口的面條;于是,急促的開始出發了。

我住的地方屬城中村,房屋密集,樓棟雜亂,但這里的空氣比較清新,夜晚,到了點,也挺安靜的,四年了,似乎還沒有出現任何擾民的現象,我的租處樓下,是條小巷,下樓來映入眼簾的是小巷對面的小賣部兼米粉館,三張四方桌,十二張小紅凳,不時有三五路人,靠旁停車,欣然而坐,掏出手機,愜意的等待將要上桌的米粉,由此可見,這老板生意還不錯的;每天清晨七點左右,這條巷子陸續擠滿了人,絡繹不絕,有送小孩上學的,也有急急忙忙上班的,甚為熱鬧,小巷不寬,僅容納并排的兩輛自行車,這也是我上班要通過的必經之路,小巷不長,但很曲折,走完全程也不過三五分鐘;路不平,坑坑洼洼,騎自行車的人都有顛簸。出了小巷,對面是個停車場,想起前些年,這里的場地是供傍晚娛樂的,純為那些愛好跳廣場舞的舞者所設,后因村內修建了更為完善的場地,因此,擯棄了這塊場地,近年買車的人逐漸多了,自然也就淪為了現在的停車場。

場地附近是一洼池塘,池塘中間,則是橫貫的街道,街道兩旁,有混水泥砂漿搗的欄桿,這是較為寬敞的道路,寬得能容納兩輛小車通行,街道設計頗有幾分味,一側無樹,可供來回小車行駛,而另一側種有幾顆龍眼樹,枝葉繁茂,待夏季果實成熟時,當地人及時采摘,就地擺賣,明碼標價,十元五斤,眾人都是摩肩接踵,頭碰頭的挑選,熙熙攘攘,熱鬧非凡。而每顆樹的間隔中,設有圓形光滑的大理石桌,石桌兩旁,各置方形矮石凳,待炙熱夏天到來時,夜晚,來此乘涼的人們,薄衣著身,手持蒲扇,紛紛走來,很快,這里幾乎座無虛席了。白天,卻成了做生意人的天堂了,樹下搭棚,擺賣著各種飾品,日用品,服裝。這里石桌石凳自然也就成了他們的棲息點。走過池塘中心的街道,不覺中,來到了一座由水泥石沙修筑的橋梁上,橋下是一條蜿蜒流淌的人工河,河里的水很濁,大都是附近工業區里用過后排出來的廢水,河水上游,兩旁用水泥修筑起的河道,時而會傳出一種特殊刺鼻難聞的異味,與上游而言,下游的水質要好得多,大概是因為河淺處,稀稀落落的水澡植物過濾了些水質的原因。河岸兩側鋪青疊翠的小草和蓓蕾初綻的花骨朵兒,散發出來的縷縷清香,時而且讓人心曠神怡,再加上岸道上一排排秀麗多姿的小樹木,更顯得下游的空氣清新了。

橋的對面是條直徑通向繁華大街的大道,而上班的路,呈九十度拐彎,須沿著河岸上游走一段,得穿過一條僻幽的小路,小路兩旁,一側是小區的圍墻,圍墻旁邊緊貼著的是一條通往河里的溝渠,而溝渠旁依附著許多密集的小灌木,在灌木密密麻麻葉子的遮掩下,溝渠顯得似乎并不存在。另一側是堆壘的肥沃的土壤,大概是修河道屯滯下來的,上面長滿了各種雜草灌木,有些藤條長勢特別快,一步一步延伸到路徑上來了,到春季,開滿了絢麗多彩的花,點綴著整條道,走在路上,都能聞到花和草的芳香,由于兩旁生長茂密的植物,道路顯得格外的窄,每每自行車駛來,行人都得避讓,應此,上班從這里經過的時候,我幾乎都是跑著過去的,都來不及停留享受這沁人心脾香。小路的出口,面對的正是道路交錯車輛轉到的轉換點,也是我住的這個村子的其中一個小出口,路途上,必須得橫過這條大道,到達對面的那個村,好在有紅綠燈的指示下,很順利的走到另一個村口,這個村子,規模比較小,但是住的人頗多,白天夜里特別熱鬧,人口相當的密集,所以需求量比較大,應此,這似乎就是條商業道,從進這個村口開始,道路兩旁都有著各種各樣的門面,有超市、理發店、診所。這么多的店,唯有飲食方面的居多,幾乎每隔幾米就有一家餐館或者經營各類粉面什么的,口味還挺多樣,生意最忙的還屬賣早餐的店鋪,因為這個村的路,是上班族集體匯聚的地方,是離上班近的村子之一,為了趕時間,人們都會買著早點,邊走邊吃。如果稍稍遲了些,就會把早餐放入包內,偷偷的帶進公司里享用。

出了鬧市樣的村,便到了屬于工業園區的大道,來來往往車輛,車水馬龍,數不勝數,大道兩面,紛紛種著高大挺秀的喬木,樹木蔥蘢,枝葉繁茂,勝有萬木爭春的景象。趕路人走在樹下的人行道上,都能體會到樹的綠蔭所帶來的愜意感,樹的根是十分發達的,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部分的地磚都被根擠得松動了,甚至有些都凸起來,凹凸不平,下雨天,板磚里面屯滿了污水,不小心踩在上面,泥水四濺,整個褲腳都濕了一大截。不經意間,則會讓人心里感覺好無奈。一條溝渠,沿著人行道伸展。溝渠里面,下雨的時候積了些水;時有少許落葉飄臨水中,日織月累,慢慢地溝渠底部鋪了厚厚一層。偶爾都能看見水里游動的牛蛙,時而露頭,時而潛水,好不自在。到了夜里,這里便是它們群展歌喉的場所。更有路旁樹上幾只靜默的蟬,也加入它們的隊伍,忍不住的鳴叫起來。這讓我不禁想起宋代辛棄疾寫的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里的詩句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雖然,這里沒有稻田,但還是能體會到當時古詩人寫這首詩的心境,不由得心曠神怡,身臨其境。想著每每上班走在這條路上,沿途中每一段路所帶來的感受,卻是各不相同,都是那么的別具一格。

于是,又讓我最為想起白居易寫的這首商山路有感里的詩句萬里路長在,六年身始歸。所經多舊館,大半主人非。四年里,每個春夏秋冬,都如期而至,路途中,花開花謝到花落,不知經歷了多少風雨;路邊的小攤舊店,也有不定時的更換著,仿佛一切都在轉變;唯一不變的卻還是腳下的路。想到這,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就將到830分。再看了看眼前的高樓,已然到了上班的地方了。為了避免遲到,因此我一步并作兩步的走了進去。

12 收藏

上一篇:鳳凰城紀事

下一篇:黃果樹大瀑布的水霧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