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訪古

清明時節,細雨霏霏,綿綿不絕。修繕一新的二陸草堂,飛檐翹角,古樸典雅,掩映在蒼翠的叢林中。浸淫在氤氳中的草堂,空濛的雨境,宛如水墨構筑而成。水流山歭,萬般清潤,佇立在草堂前,憑吊二陸先賢,那糾糾纏纏的雨絲,頓時洗去了心中的悵然。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小昆山既不巍峨,也不險峻,但因有了大書法家,大文學家陸機、陸云兄弟,小昆山榮獲了玉出昆岡的美譽。陸機﹑陸云出身于名門望族,為東吳名將陸遜之孫。二陸一生坎坷,命運多舛,短暫的一生,為后人留下了豐碩的書法、詩、賦、文章,被人們尊稱為二陸文化。而首當其沖的是書法家陸機親自草書平復帖,距今1700多年,為我國存世最早最古老的名言

流連于二陸草堂,穿越歷史的風云,二陸文化在中華文化傳承的鏈接中息息相關,血脈相連。如果說文賦、平復帖等一系列詩、賦、文章,是云間二陸作出的劃時代的杰出貢獻,那么,沉淀于燦爛的歷史長河中的二陸文化,則是傳秋千代,惠及中華,豐富世界文化寶庫的顆顆明珠。二陸文化是永葆青春的鮮活文化,是古為今用,魅力無窮的名人文化。

拜謁歷史文化名人故居,發思古之幽情,所感知的,唯有清幽和風雅。面對二陸草堂,那簇擁草堂的雅舍之竹,疏宕簡遠,自矜自盈,千株萬桿,在雨中搖曳生姿,蓬然生煙。疾風過處,則好似一襲青衫的陸機、陸云,或養鶴馴鶴,閑庭信步,或獨坐草堂,青燈如豆,奮發苦讀,埋頭疾書。愿這孕育中華文明綿延不絕的文脈,灑染千秋的古風,代代相傳,永不停留。

世道大變,人心不古。訪古思古,不是茶余飯后的的附庸風雅,也不是扯大旗假充圣人。面對著人擠人地向錢奔的時代病像子彈一樣飛,不能不承認,繁花似錦下面潛伏著蒼涼的底蘊,與先賢二陸交流是智者仁者的朋友,記憶是愈久彌珍的財富,那曾經在靠近我們心靈而舒緩地伸展的二陸文化,能不能在如今喧囂的塵世中傳承和發揚光大,值得我們每個人思索和回味。

執著傘,在雨中蹀躞而行,二陸草堂雖不大,卻十分留人。下山的路上,心中涌起陣陣莫名,在眼下這浮躁的時代,風雅為何物?幾人得悠然?多少古趣不復?精神無存?就像城市并非寄存者的故鄉,歷史只能從文化中去尋找靈魂,而思古正是一種可貴的情懷。喚明月于故鄉,慕先賢于今世,我們應向一切古典的精致與優美,燦爛與高貴致敬。

12 收藏

上一篇:游天書峽

下一篇:鳳凰城紀事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