墻外飄來槐花香

天氣晴暖,打開窗來,一陣清風拂面,帶著一股醉人的花香,分明是那么熟悉,分明是有深刻的記憶,卻一時想不起這是什么花的香味來,越是拼命的在記憶里搜尋越是陷入那個空白的盲點。

好香的槐花啊!真想念家鄉的粉蒸槐花和槐花蜜。同事一語點破玄機,我恍然而醒,就是槐花!這個在家鄉最最普通的樹種,每年春天都會開滿村莊的大街小巷。單位墻外種有幾棵,一定是那里而來的香味。

人說冬有雪,春也有雪,冬的雪來自天空,春的雪來自地上,梨花開敗后,槐花又開,冬雪無香,春雪可是四處飄香,四處醉人。

童時在農村,算是個不讓大人省心的孩子,整天跟一群同道的伙伴瘋跑瘋玩,爬墻上樹那是家常便飯,尤其是槐花開時,根本不會顧及樹上尖利的刺,一次又一次地爬到村口的那些大槐樹上,連枝帶葉采下槐花來,編成帽子戴在頭上,在村里招搖過市,引那些不會爬樹的同齡人羨慕不已,這帽子戴膩了就拆了喂兔子,它們吃得可歡了。

記得有一次剛爬到樹上,被一只正在辛勤工作的蜜蜂蟄了一下,雖然自以為很堅強,很拼命忍著,但是不爭氣的淚水還是涌了出來,到村衛生所擦了風油精,半天才好過來。這一下倒是安生了幾天,但幾天后早忘了幾天前的疼痛,和伙伴們又開始瘋玩,無非就是見到了蜜蜂躲著點。

童時的記憶啊!總是多些快樂,少些煩憂。

慢慢長大了,變得安穩起來,不再上樹爬墻了,這些以前引以為傲的技能在短短幾年就退化成零了。這時候,卻更是喜歡吃那粉蒸槐花來,便在長長的竹竿上拴上鉤子,鉤下那一串串白花花誘人的槐花帶回家中,每年此時,家中定是每天飄逸著粉蒸槐花的香氣。

離家后,初時還會常常想起這道美食,但時間久了后竟是淡忘了,可能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天南海北的吃,各種的美食吃多了味蕾變得疲憊麻木,不再像以前那樣饞吃了;也可能是因為在城市里久了,在這個日新月異的環境中習慣了追求新鮮的事物,以前的種種就變得不那么珍貴了。也許還有其它的原因吧!但都離不開一個變字。

聽同事給家里打電話要做粉蒸槐花,我也忍不住拿起手機給妻子打電話咱們晚上吃粉蒸槐花吧!我們單位墻外槐花開得正香呢!我采些回去做。

人啊!該品味一下從前的時候就品味一下,說不定那些原來的快樂也會跟著回來的。

12 收藏

上一篇:葡萄美酒夜光杯!

下一篇:淡漠楊花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