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羊的記憶水月北湖

在農村長大的我,從小便認識了豬、馬、牛、羊。山羊、綿羊也都養過,小時候放羊的情景現在還記得。

兒時的玩伴很多,其中就有好幾個放羊的。看到別的孩子牽著羊跑來跑去很好玩,我非常羨慕,終于有一年的春天,我央求家里給我買只羊。可能是家里看我還小,管制不了大綿羊,就先買了只山羊試養。

剛買回來的小山羊,初到陌生的環境有些生分,一幅怯怯的樣子,眼睛里晃動著不安,還不時咩咩地叫著,送到嘴邊的青草也不吃。我圍著它轉來轉去,還真沒有好辦法。它這么小,就離開了媽媽,也怪可憐的。

還好,第二天情況就有了好轉。也許是它餓了,也許是它想通了,它開始吃點東西了,看到我靠近它,也不害怕了。我心里真高興啊!

第三天,小朋友們來找我玩時,我便興奮地牽上小山羊一同出門了。

春天里,陽光明媚,楊花、杏花、桃花次第開放,樹兒長出了嫩嫩的葉子,不久,柳絮、楊棉隨風飄飛,清明過后,村頭旁,田野里,野菜、小草日漸茂盛,也相繼開花結子了。榆菜也開了,沒幾天,榆莢開始飄落。這時正是放羊的好時節。在村里的胡同里羊兒就能吃到香香的榆莢,到村頭、到田野,羊兒就能吃到豐美的野菜、嫩美的青草。我的小山羊和其他的羊也慢慢合群了。有時我們把羊群放到一片開闊的草地上,讓它們盡情地吃。我和小伙伴們則在旁邊,做游戲,玩打仗,你呼我應,叫喊著,歡笑著,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有時,我們也到地里的溝渠里去放羊,這時就不那么輕松了,因為溝渠旁就是莊稼地。放羊去啃食莊稼是萬萬不行的,是要遭人唾罵的。每棵莊稼苗都是莊戶人辛勤汗水澆灌起來的,啃了苗,就絕了收,叫誰都會心痛的,大意不得。這時我們就用羊橛子把羊固定在草叢里,吃完了一片,再換另一片新草地。在羊吃草的時候,我們幾個小伙伴會比賽講故事、背兒歌,追蝴蝶、逮蜜蜂,或者趟在草地上看雀飛燕舞,云卷云舒。

我們玩夠了,羊兒也吃飽了,一起高興地回家了。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羊兒也越來越壯,越來越大了。夏天一到,酷熱難耐。那時村里還沒有通電,自然沒有電扇。熱得受不了,就只能用手搖扇,或打盆涼水洗一洗,再或者是到池塘、河溝里去洗澡。我和小伙伴去洗澡的時候,也要把羊兒帶上。這時的羊兒已成了我們親密的伙伴,出門也不用牽韁繩,繩子繞在羊背上,我們前面走,羊兒后面跟。前呼后擁就來到河溝旁。小伙伴們脫光衣服,趕著羊一起撲撲通通下了河,一起在河里洗個夠,悶熱一掃而光,爽得很呢!

小時候愛看打仗的電影,對颯爽英姿的騎兵更是羨慕不已。小伙伴們沒有馬騎,有時便騎著羊玩打仗。羊的勁還真不小,再加上小孩體輕,騎在羊身上,還真能跑一會兒。小伙伴們玩得可開心了。最后,我們拿出兜里裝的玉米、花生粒等作為獎賞給羊吃,羊兒可愛吃了。

轉眼到了秋收秋種的季節。地里的莊稼收得差不多了,再下地干活的時候,常常帶上羊兒一塊去。地里的草、玉米葉子,羊想吃啥就吃啥,未成熟的玉米棒子也給羊吃。我還能幫著在地里干點活,也很不錯的。

秋去冬來。地里也沒有鮮草了,樹上的葉子也落盡了。這時我們常常帶著羊兒在村里轉來轉去。讓羊吃地上的落葉,或讓羊吃堆積的干玉米秸。我和小伙伴們常常在玉米秸、麥秸垛多的地方玩捉迷藏,比賽爬樹等,總有玩的節目。

在農村,養羊幾乎沒有為自己吃羊肉的。那時生活普遍困難,一年吃不上幾次羊肉,就是吃,也只是稱上一斤半斤的。羊長成了就要到集市上去賣,賣點錢貼補家用,不能當寵物老養著,我的小山羊也逃不出這樣的命運。記得那年年關將近,我和父親帶著小山羊到鄉里的集市上趕集,一是要把羊賣掉,二是購點年貨準備過年。想到我喜歡的小山羊將要被賣掉,心里非常舍不得,但又無可奈何。一路上我悶悶不樂,也不愿說話。父親知道我的心思,說賣了羊我可以買幾件自己喜歡的東西,以此給我一些安慰。

羊市到了。羊非常多,人非常多,吵鬧的很。幾番討價還價,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把我的羊買定了。付了錢,他用他自帶的繩拴上了羊勃子。父親把我家的羊韁繩解下來。賣牲口不賣韁繩,這是規矩。我拿著空落落的韁繩,看著那個老頭硬硬地把羊拉走了,眼淚只在我的眼眶里打轉,我將再也見不到我可愛的小山羊了。它的命運如何呢,它能度過這個春節嗎?

春節,是人們歡慶的節日,但對很多家畜、家禽來說,卻是它們的末日,是不是有點殘忍呢!

我第一次養的羊就這樣走了,我的放羊生活也暫告結束。后來,稍大些,我又放養過綿羊,它還生過兩窩小羊羔,自然是非常得可愛,經歷的過程大抵和第一次一樣,也沒逃出那樣的結局,不說也罷。

12 收藏

上一篇:流浪狗,伴我走

下一篇:葡萄美酒夜光杯!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