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故鄉的女人

導讀:文革中期,女書記再也在鄉村呆不下去了,離開了她生活了三十六年的村莊,離開了她的兩個成年的兒子、帶著自己兩個年幼的女兒,回到了京郊的一個縣城那里是她丈夫工作的地方,從此再也看不到她在故鄉的出現。

六十七年代,我們大隊有一個特別極左的大隊書記,這是一個女書記,她最終離開了故鄉,永不再回來,一是她早已成為故鄉不受歡迎的人,二是再也無顏回到自己的故鄉,她對不起自己的故鄉,對不起自己故鄉的人;她曾經的所作所為使村莊的人們對他們產生了十分強烈的怨恨甚至仇恨;故鄉的人們不再希望能夠看到她,她也對故鄉的人們產生了恐懼,她是不敢再回故鄉的。她在故鄉人們的眼里和心中,不說她是十惡不赦,也是不再招人待見,她沒臉回到故鄉,她曾經給故鄉帶來多少傷痛,多少仇恨。

她是在文革中起家并登峰造極的,她曾是鄉村的理論家、演說家和政治鼓動家,有足夠的演說才華,兩片小嘴上下一動,半天也閑不著,從來不打磕巴。她是那個時代鄉村的風流人物,是得意洋洋、飛黃騰達的人物,她是鄉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人物,她就是鄉村的太上皇,是鄉村的晴雨表和方向盤。憑她的嘴就可以攪得一個上千戶人口的大村莊天搖地動、山雨欲來風滿樓,四海翻騰云水怒,五洲震蕩風雷擊。她的極左表現在她完全可以六親不認,把自己的親人打成歷史或現行反革命,甚至是特務。這個女書記,為了顯示她的堅定的革命性,她可以毫無顧慮地、十分勇敢地、不留情面地把自己親侄兒打成現行反革命,他還是個十七歲的孩子啊!而這樣一個十七歲的孩子竟被就成上主席臺批斗,脖子上掛著大牌子,被紅衛兵實行噴氣式,這一切都是在她這個做嬸嬸的示意和指揮下進行的,而主持批斗自己親侄兒大會的就是她這個做嬸嬸的。

一個十七歲的孩子為什么會遭到如此厄運,為什么會成為現行反革命被批斗?還不是為保護自己被批斗的父親免遭造反派的毒打,奮不顧身去阻攔紅衛兵的棒子、皮帶和拳打腳踢?就這樣他成了現行反革命。而他這個現行反革命也是她這個做嬸嬸的給帶上的。一個乳氣未干的孩子哪里經受得起這樣的折磨和摧殘,一個十七歲的孩子患了精神分裂癥,從他十七歲開始一直到他四十多歲,天天恍恍惚惚地游走在鄉村的每一條村街,村里人誰見了都會傷心地落淚:多么好的一個孩子,就這樣給毀了,還是自己的親侄兒呢。

文革中期,女書記在鄉村再也呆不下去了,離開了她生活了三十六年的村莊,離開了她的兩個成年的兒子、帶著自己兩個年幼的女兒,回到了京郊的一個縣城那里是她丈夫工作的地方,從此再也看不到她在故鄉的出現。

她的兩個兒子依舊在鄉村工作和生活,他們是在這里出生和長大的,他們離不開自己的家鄉,他們不會因為自己母親的所作所為而離開自己的家鄉,他們對自己的家鄉更有感情,甚至超過自己的母親。她的大兒子和那個被她打成現行反革命的親侄兒同歲,都曾經是學校少年軍樂隊的隊員。記得上小學的每年六一或者什么活動,她的兒子和她的侄子都戴著鮮艷的紅領巾一個是樂隊的旗手,一個是樂隊的首席鼓手。沒想到三年后其中的一個竟然成為反革命,成為一個少年精神分裂癥患者,一個聰明可愛、好端端的孩子竟像一個瘋子天天淪落在鄉村的各個角落。

現實是多么地殘酷啊!人生就是這樣的不可思議!

他的兩個兒子恨他們的母親,恨他們的母親竟然如此喪失病狂,竟然如此地沒有人情;他們沒有跟他們的母親走,而是留在了鄉村各自獨立地生活。鄉親們不會因為他們的母親而對他們產生什么怨恨,他們早已融入故鄉這片土地,他們不能再像他們的母親那樣,而是要與故鄉的人們友好相處,他們對這片土地有著難以割舍的感情,他們是不會像他們的母親那樣離開自己的故鄉的,他們無愧于自己的故鄉,無愧于鄉親們的。如今他們也都是六十歲的人了,他們怎么會離開自己的故鄉呢?

經常回故鄉,一次也沒有看見過他們的母親,也難以啟口問及他們母親的情況,我想大概是他們的母親沒有臉面回到自己的故鄉吧。

是當時的那場政治運動使她成為極左的人物,成為鄉親們憤恨的對象,也是她難以回故鄉根本之所在。

她又何嘗不想回自己的故鄉呢?她的故鄉,村里的鄉親們能夠原諒她嗎?

12 收藏

上一篇:時光在瘋狂年華中曼舞

下一篇:孤獨的身影

相關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