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相女婿

(作者:吳墨)

四月的天,春光明媚風和日麗白云朵朵,令人心曠神怡格外愜意。

吃過午飯,陳明仁老兩口穿戴得整整齊齊干干凈凈的出了家門,按照寶貝千金的安排前往雁塔噴泉廣場去偷偷地相她的男朋友。在公交車站的路上,陳明仁還是不大贊成這種"偷相"的方式,帶有一絲譏誚說:"你這老婆啊,幾十年了還忘不了你家的革命老傳統呀?當年對我是這樣,現在對未來的女婿還要這樣,是否有點兒太老套了,就不能與時俱進來點兒創新?"

"婷婷一輩子的大事總該管管吧?你這老頭子,別的事你記不住,這幾十年的陳谷子爛芝麻還記著。要不是想當年我爸我媽替我把關,咋能找上你這樣的一輩子叫我甘居下風的夫君呢?"老伴劉靜半是埋怨半是自豪,說著用手輕輕地捅了一下陳明仁。

"哎呦呦,謝謝老婆抬舉我了。這事兒我給你說過多少回了,人的黑白丑俊,高低胖瘦都是外表都是浮云,只要咱閨女看著對眼就行。關鍵是人品如何,性格和脾氣如何。你看著不順眼,婷婷看著美得不行,你有啥轍?沒聽過只要對眼,麻子都放光彩一說嗎?"

"又是你那老一套。看看提提建議總是應該的吧?大道理我清楚,最終決定權還在婷婷自己。這又不是我主動非要這樣,是婷婷主動請咱們為她把關。咱進進家長的義務還是應該的吧。"說著話手機響了,一看是婷婷打來的,"婷婷啊,我和你爸已經出門了,不會遲到的。嗯?怎么了?啥事這么急啊?哦,哦,好吧,好吧。沒事,你忙你的吧。"

"出什么狀況了?"

婷婷說呀,那個小高已經走到半路了,局里緊急電話通知要他立即回單位,來不了了。說她晚上回家再給咱們細說。咋辦?咱是回家,還是--?

這也正常,小伙子肯定是沒法推脫,年輕人就得這樣工作第一。他不來了,咱照去,去廣場看看噴泉曬曬太陽也不錯嘛。

晚上婷婷回來了,一進門就說對不起老爸老媽,叫你們白溜了一趟腿兒。"小高說,那個Z縣的某河被污染的事兒被網民曬到了幾個大網站,驚動了上邊,省上主管領導大發雷霆,叫即刻處理。馬上要換屆了,領導們誰不怕這事?所以,他必須去。可能的三五天呢。"

"婷婷,這沒啥。又不是過了這幾天就看不成了。再約時間吧。你說呢?"劉靜轉向征求陳明仁的意見。

"本來就可看可不看。人家小伙子忙,就以后再說吧。"

"爸--,你好像不太支持我呀。"婷婷撒嬌的說。

"唯一寶貝女兒的終生大事怎能不支持呢?問題是要講究個方式方法。對你的婚姻大事我還是老原則,積極參與而不干預,出謀劃策而不決策,當好參謀盡職盡責而不奪權,把握方向而不拍板,一切權力歸你所有,最終決定權交給你。"陳明仁早已背熟的原則脫口而出。

"老爸,你這咋像報紙的社論一樣。咱小百姓過日子哪有這么高深玄妙的?你具體點兒好不好?"

"我的意思啊,人的長相好壞對婚姻而言不是決定因素,是你要看一輩子,只要你覺得順眼就行。再說我女兒眼頭也差不到哪兒去。關鍵是人品、性格和脾氣,長得再好再有錢,成天熱衷于打牌喝酒,工作事業上不求上進,或者走到街上眼睛死盯著漂亮姑娘看,脾氣暴戾,這樣的人就成問題。我們幫你在大的方向上獻言獻策就行了。你說呢,小靜?"

"來,喝杯茶。這是對你和我媽今天白跑一趟的歉意。"說著,把泡好的兩杯茶雙手捧到父母面前。"小高的基本情況都給你們說了,通過這幾回的接觸,仿佛沒有你說的那情況,成天工作掛在嘴上,事業心挺強的,似乎也很節儉。他說他,會抽煙而克制不抽,會喝酒而有意不喝,會打牌而刻意回避。在街上沒發現他盯著漂亮女孩兒使勁兒的看,也沒看出來脾氣暴躁。上一回那個你說不求上進,這個小高我感覺是使勁兒追求進步。"婷婷如實匯報著。

"還有啊,婷婷,你要充分考慮兩個事兒,一個是他來自農村,二是你們專業上的差異。我并不是說農村人不好,我和你爸的前三代也是農民。問題是你倆生長的環境和過程迥然不同,生活習慣生活方式等方面也大不相同。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要想到如果能成,將來結了婚,農村的家人和親戚來城里就得到你家,偶然次數少還行,次數多了你能接受不?第二個問題是,你是音樂老師,性格活潑開朗,喜歡唱唱跳跳,他是機關干部,少不了經常回家寫材料什么的,需要安靜。這些,你否想過嗎?"

"想過,但沒有你說的這么多。"

"你媽說的這些都是很現實的問題,一旦要成,都是不可回避的具體問題。不過呢,啥事都有兩面性。倆人一對成天瘋瘋癲癲又唱又蹦的也未必就好。說他家是農村人,咱不是歧視或偏見,現實中和影視里邊這樣的小家庭鬧矛盾的不少。當然也有處理得挺好的,事在人為嘛。婷婷,你要理性而冷靜的考慮考慮。我的意見是,倆人接觸的還不深,可能有些問題還沒顧上談呢,不妨再深入了解了解。好不好?"

"你爸說得有理。你就再接觸接觸吧。"

"那你們還提前看不看他了?"

"那是必須的,悄悄看一下又沒啥。"

"繼承劉家革命傳統,爭取陳家更大光榮!聽你媽的,就讓我們悄悄看看吧。"

"死老頭子,就是愛記仇。"

"那好吧,咱就約到下個星期六。謝謝老爸老媽!"

"我們倆隨時聽候調遣。"

123 收藏

上一篇:看不見的鄰居

下一篇:馬主任昨天沒喝酒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