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夫和金魚的故事

從前有個老頭兒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藍色的大海邊;

他們住在一所破舊的泥棚里,

整整有三十又三年。

老頭兒撤網打魚。

老太婆紡紗結線。

有一次老頭兒向大海撒下魚網,

拖上來的只是些水藻。

接著他又撒了一網,

拖上來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漁網,

卻網到一條魚兒,

不是一條平常的魚——是條金魚。

金魚竟苦苦哀求起來!

她跟人一樣開口講:

“放了我吧,老爺爺,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給你貴重的報酬:

為了贖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頭兒吃了一驚,心里有點害怕:

他打魚打了三十三年,

從來沒有聽說過魚會講話。

他把金魚放回大海,

還對她說了幾句親切的話:

“金魚,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報償,

你游到藍藍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訴她這樁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網到一條魚,

不是平常的魚,是條金魚;

這條金魚會跟我們人一樣講話。

她求我把她放回藍藍的大海,

愿用最值錢的東西來贖她自己:

為了贖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報酬,就這樣把她放回藍藍的海里。”

老太婆指著老頭兒就罵:

“你這傻瓜,真是個老糊涂!

不敢拿金魚的報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們那只已經破得不成樣啦。”

于是老頭兒走向藍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起著波瀾。

老頭兒就對金魚叫喚,

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罵一頓,

不讓我這老頭兒安寧。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們那只已經破得不能再用。”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們馬上會有一只新木盆。”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兒,

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老太婆卻罵得更厲害:

“你這傻爪,真是個老糊涂!

真是個老笨蛋,你只要了只木盆。

木盆能值幾個?滾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魚那兒去,

對她行個禮,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頭兒又走向藍色的大海(蔚藍的大海翻動起來)。

老頭兒就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老太婆把我罵得更厲害,她不讓我老頭兒安寧,

嘮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這樣吧:你們就會有一座木房。”

老頭兒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變得無影無蹤;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間的木房,

有磚砌的白色煙囪,

還有橡木板的大門,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著丈夫破口大罵:

“你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糊涂!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滾,去向金魚行個禮說:

我不愿再做低賤的莊稼婆,

我要做世襲的貴婦人。”

老頭兒走向藍色的大海

(蔚藍的大海騷動起來)。

老頭兒又對金魚叫喚,

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行行好吧,魚娘娘!

老太婆的脾氣發得更大,她不讓我老頭兒安寧。

她已經不愿意做莊稼婆,她要做個世襲的貴婦人。”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兒。

他看到什么呀?一座高大的樓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臺階上,

穿著名貴的黑貂皮坎肩,

頭上戴著錦繡的頭飾,

脖子上圍滿珍珠,

兩手戴著嵌寶石的金戒指,

腳上穿了雙紅皮靴子。

勤勞的奴仆們在她面前站著,

她鞭打他們,揪他們的額發。

老頭兒對他的老太婆說:“您好,高貴的夫人!

想來,這回您的心總該滿足了吧。”

老太婆對他大聲呵叱,派他到馬棚里去干活。

過了一星期,又過一星期,

老太婆胡鬧得更厲害,

她又打發老頭到金魚那兒去。

“給我滾,去對金魚行個禮,說我不愿再做貴婦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頭兒嚇了一跳,懇求說: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瘋藥?

你連走路、說話也不像樣!

你會惹得全國人笑話。”

老太婆愈加冒火,她刮了丈夫一記耳光。

“鄉巴佬,你敢跟我頂嘴,跟我這世襲貴婦人爭吵?——

快滾到海邊去,老實對你說,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頭兒走向海邊(蔚藍的大海變得陰沉昏暗)。

他又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

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貴婦人,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魚回答說:“別難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會做上女皇!”

老頭兒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宮殿,

他的老太婆當了女皇,

正坐在桌邊用膳,

大臣貴族侍候她。

給她斟上外國運來的美酒。

她吃著花式的糕點,

周圍站著威風凜凜的衛士,

肩上都扛著鋒利的斧頭。

老頭兒一看——嚇了一跳!

連忙對老太婆行禮叩頭,

說道:“您好,威嚴的女皇!

好啦,這回您的心總該滿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趕跑。

大臣貴族一齊奔過來,

抓住老頭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門口,衛士們趕來,

差點用利斧把老頭砍倒。

人們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該!

這是給你點兒教訓: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過了一星期,又過一星期,

老太婆胡鬧得更加不成話。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們找到了老頭把他押來。

老太婆對老頭兒說:

“滾回去,去對金魚行個禮。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讓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魚來侍侯我,叫我隨便使喚。”

老頭兒不敢頂嘴,也不敢開口違拗。

于是他跑到蔚藍色的海邊,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風暴:

怒濤洶涌澎湃,不住的奔騰,喧嚷,怒吼。

老頭兒對金魚叫喚,金魚向他游過來問道:

“你要什么呀,老爺爺?”老頭兒向她行個禮回答:

“行行好吧,魚娘娘!

我把這該死的老太婆怎么辦?

她已經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這樣,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親自去侍侯她,聽她隨便使喚。”

金魚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劃,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頭兒在海邊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沒有等到,

他只得回去見老太婆——

一看:他前面依舊是那間破泥棚,

她的老太婆坐在門檻上,她前面還是那只破木盆。

12 收藏

上一篇:最好吃又最不好吃的東西

下一篇:看不見的鄰居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