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當朝盛世第一歌姬

(作者:小香豬)

繁華蜀地濛濛鄉,芙蓉微雨斷人腸。

蜀地有一艷若桃李之歌姬,《采蓮》、《柳綿》、《揚州慢》皆是傳世絕唱,她立于歌姬之巔,曾受帝王青眼,世人皆喚她:盛世絕姬,卻鮮有人記得她的閨名:張瑩瑩。

這張瑩瑩也是一個奇女子,尋常歌姬偏愛王侯富甲,尋求下半生安寧無虞,她卻獨獨相中曾有婚約、相貌平平、長她十余歲的酒館老板馮錚。

世人皆道馮錚并非良配,瑩瑩卻偏看不清,因他與母親反目,因他白白浪擲前途,為他承受罵名,忍他流連花柳之地,為他辛苦掙得金銀,甚至作繭自縛,心甘情愿住進他給的囚籠。

現如今,瑩瑩身形裊裊立于蘭亭流觴曲水之間,眉目煙嵐不辨。

蜀亭今日惹得無數英雄競前往,天下才子騷客爭相為絕代佳人出謀劃策。

因為她敬之愛之的夫君馮錚,不過把她作為一顆搖錢樹。

彈指一瞬,她與酒館老板馮錚喜締良緣,也有三年。

三年,人生又有多少個芳華正盛、明艷動人的三年。

世人竊竊私語,這段早就不被看好的姻緣,果然落得個慘淡結局。

她卻倔強昂起下巴,一字一頓,

“是瑩瑩飛蛾撲火,畫地為牢,卻甘之若飴。

諸位讓我與馮郎翻臉從此陌路,

念及昔日情分,瑩瑩做不到。”

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驄馬。

她含淚向在座諸位頷首致謝,款款開口,風華絕代,一如當年。

“諸位不如先聽瑩瑩講講這個故事。”

她尤記得初遇馮錚時的情景,溫然一笑。

“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奈何家父病亡,家門零落,妾只能獨身攜了母親前往西蜀,萬般無奈,做了歌姬。”

流年畫卷在她娓娓言談中鋪陳開來,她臉上卻沒有怨,亦沒有恨。

瑩瑩生來一副好容顏,天資極佳,于一眾歌姬中脫穎而出。歌喉清越婉轉,如空谷鶯啼,甜美無比,一曲《采蓮》名動天下,炙手可熱。

但在馮錚的酒館之中,瑩瑩從未受困于浪蕩登徒子,因為馮錚對她著實百般維護,千般疼惜。

相識于微末年少,他之于她,亦師亦友,亦文亦博,是知己,更是守護者。

哪怕流落為歌姬,天真無邪的豆蔻年華,有馮錚默然守護,處處照拂,她亦知足無比,暗生情愫。

馮錚不似五陵少年郎,王孫公子哥,絲毫不紈绔浪蕩,風流頹靡,他貌不驚人,卻腹有詩書,更伴她無數個日日夜夜。

他用一己之力,溫厚決然的將瑩瑩推向更高的天地,親力親為將她雕琢成盛世絕姬,踏名馬,游山川,見達官,華服美衣,數不勝數,這是他年歲長瑩瑩十余年的運籌帷幄。

瑩瑩少女心事,大抵盼望有人能免她苦,免她驚,免她顛沛流離,免她無枝可依。

春來賞櫻,夏觀繁星,秋踏霜楓,冬遇飛雪。

二人日夜相處,眉來眼去中,兒女嬉鬧間,情意漸濃。

“那時馮郎對我好,我便覺山河萬里,朗朗乾坤又如何,我執一人手足矣。”她見慣風月沉浮的絕代歌姬瓷白面容悄然染上一抹酡紅,也不過是個落入情網的小女兒。

123 收藏

上一篇:第三份遺囑

下一篇:牛書記軼事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