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債鬼

從前,鄧州以西丹江左岸這地方稱作清水縣,隸屬南陽郡,小縣城里有一家井氏綢緞莊,生意紅紅火火。

店主人老井夫婦年過不惑,一直沒有生子立后,偌大一份家業,怎能沒有繼承人呢?兩口子逢廟燒香遇神求子,在街上扶貧濟困仗義疏財,終于感動了送子觀音,這一年夫人果真就懷上了身孕。

十月臨盆,生下一個白胖小子,稱一稱,八斤八兩。井東家異常高興,給兒子取名盼盼,請來三場大戲,連唱七天七夜。

喝過滿月酒,夫妻兩個抱著嬌兒朝武當拜金頂,給諸位大神還了洪誓愿,可是及至回家,盼盼就患了一種怪病,整日整夜長哭不歇。急病求三醫,郎中們使盡處方,各顯其能,八百零八味藥石無一奏效。

夫人哭紅了眼睛說,也許給送子娘娘的供品不夠,她老人家怪罪下來了?井東家聽了就吩咐伙計去撕三丈紅綾,準備二次去觀音廟給神靈披紅掛彩。撕綢緞的聲音從店中傳到后院,孩子的啼哭戛然而止,小家伙側耳傾聽著,手腳亂舞,興奮不已,忽又顯現出久違了的十足萌態。

伙計撕完綢緞停住手,孩子緊跟著又嚎叫起來。夫人急忙喊:“柜上的,別停,再撕三丈綾!”隨著哧哧聲響,孩子立刻裂開小嘴笑了。

東家“咦!”了一聲,大喜過望說“敢情我兒喜歡撕綢緞的聲音啊!這就妥了,別的不敢夸口,鋪子里不缺的惟有綾羅綢緞。”于是,井東家買來兩個丫鬟,專職守在少爺身邊輪流撕布,果然就治好了盼盼哭鬧的毛病。

這樣日夜不停撕扯下去,成版成版的綾羅綢緞被撕成一縷縷細布條,廢品倒進店后面的排子河,快把橋洞都堵塞了。俗話說小賬頭不可細算,多年過去,綢緞莊出現了赤字,可是一旦停下撕布的聲音,孩子馬上哭的死去活來。老兩口愛子心切,咬咬牙,繼續購進布匹,寧可不賣,也要供應嬌兒。

盼盼不知不覺中長到十八歲上,出脫得一表人才,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愛哭的毛病自然而然好了,然而綢緞莊卻早已破產,只留下幾間家徒四壁的門面。井東家雖說風光不再,但靠著祖上留下的幾畝薄地,小日子勉強還能過,他自解自勸對老伴說:“不孝有三無后為大,有人有世界,錢財算什么?破財免災,知足常樂,總算能給老墳留下一條根,總算能向祖宗做一個交代了!”

屋漏偏遇連陰雨,船遲恰逢頂頭風,就在井東家沾沾自喜的這年秋天,好端端的兒子盼盼突然染上傷寒,高燒不退,一病不起。井東家慌了手腳,不惜賣房賣地,四處遍訪名醫,但最后用盡藥石,仍然不能起死回生,盼盼兩腿一伸,自顧自走了黃泉路。

老井夫婦最后一線希望化作泡沫,抱頭痛哭,直哭的肝腸寸斷。剛草草埋葬了兒子,當鋪就來收房產,老兩口只得搬回鄉下老家去住,緊接著許多藥店的債主尋上門,井東家好言相求,求人家寬限幾日。

要賬的剛走,兩人接著又哭,哭啞了嗓子,哭干了眼淚。天將晌午,夫妻一商量,人財兩空,不活了,跟兒子走吧。一根麻繩兩個套搭到梁上要自縊的時候,門前大路上噠噠噠跑過來一匹汗血寶馬,馬上那人,丹鳳眼,臥蠶眉,紅臉長髯。他勒馬停在井家門前,聲若洪鐘一聲叫:“圣人有言:‘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可損傷,孝之始也。’螻蟻尚且貪生,你們這是何必?”

老井夫婦放下繩索,向來人哭訴了自家的不幸遭遇。來人聽罷一聲冷笑:“你家兒子是不是名叫盼盼,十七八歲,粉面桃腮,雙眉之間長有一顆朱砂胎痣?”

井東家吃了一驚:“客官難道見過我兒?”

來人放聲大笑:“在下剛從四川酆都城來,那里是陰曹地府的出入口。在一個煙花柳巷的繁華之處,這個盼盼可以稱作名滿青樓和賭場的絲綢大亨,綾羅綢緞存檔萬匹有余,燈紅酒綠之中信手一擲千金。我聽說他在清水縣剛收回一筆陳年舊賬,今日路過貴地,聽你夫婦之言,此事果然不假。”

老井夫婦聽得一愣一愣,井東家說:“客官既然有此神通,且帶我見犬子一面如何?”

來人丹鳳眼微微一睜,爽快答應下來:“我這神駒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去一趟酆都城不在話下。”

來人伸出手,輕輕提起井東家放在馬背后面,喝一聲:“駕!”千里神駒四蹄翻花馳騁開來,井東家只聽耳畔呼呼風響,身體猶如騰云駕霧一般,他勉強睜開眼睛向下望去,山川河流盡在腳下飛速閃過,一陣眩暈,他趕緊閉目凝神,不敢造次。

約摸過了兩個時辰,聽見那人呼喝:“落!”井東家緊睜雙眼,看見一座綠光幽幽的城池呈現在自己面前,城門之上大書特書“酆都城”三個黑色大字。

守門的兵將見了紅臉大漢,黑鴉鴉跪倒一片,口稱:“三界伏魔大帝威遠鎮天尊關圣帝君光臨冥界,我等小鬼接駕來遲,死罪死罪!”

那人不怒而威,輕輕揮手:“免了,放這位老漢進城去吧!”拍馬騰空,倏忽不見蹤影。

12 收藏

上一篇:犁地挖出金麒麟

下一篇:蛇仙故事:青蛇還債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