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地挖出金麒麟

在99年的夏天一個村里發生了一件事,李家的獨生子和媳婦早上三點騎著三輪車去做生意,結果在高速路口被撞了,媳婦被撞的重傷,兒子當場死亡,肇事司機逃逸了,他家里懸賞幾萬塊錢,尋找目擊者,結果沒一點戲。一時他家成村里人議論的焦點,有的說活該,有的說可惜那娃了,那娃不該死,有的說有錢能咋,有的說唉報應啊……真是說啥的都有。

過了有一周,肇事者實在是找不到,就決定先把兒子葬了。李家的本家長去請王師傅家漆棺材。因為死的是年輕人,所以都是隨便買個差不多的棺材,讓畫匠用生漆一漆了事,很是簡單。

王師傅一聽是給一個橫死的年輕人漆棺材,(他們不在一個村,所以這事他還不知道)據他的經驗,這種活最好不接,煞氣太重,有時候對自己不好。所以想推辭掉,但是李家長者又好說歹說,再加上自己師傅給自己也教過一些法和一些簡單的辟邪術,就同意了。

自從王師傅遇見了一些不正常的事情之后也開始信這些怪處了。因為是后天入土。特意第二天中午過去了,因為中午陽氣重,心理上也比較有安全感。還帶著師傅留給自己的毛筆,據他師傅說這個毛筆能辟邪。一踏進那大門家就感覺氣氛很壓抑,大夏天的感覺身涼颼颼的。白白的棺材就擺在堂屋中間,兩邊幾個顏色妖異的花圈冷冷的擺在那里。

王師傅跟那家人寒暄了幾句,喝了幾杯酒,就開始干活,因為是年輕人,所以也不用講究,直接膩子一打,就開始上油漆了,沒多大功夫,就干完了。

主人留著吃了飯,吃飯的時候李家長者突然說:“王師傅,聽說你還有些法術呢,得是?”

王師傅一頓,隱隱感覺不好:“聽誰說的,我就一個畫匠,有啥法。咋你有啥事,你村不是有陰陽先生,頂神啥的么?”

李家長者又敬了根煙給王師傅:“不頂事,再加上咱不想張揚,娃他爸,也就是我侄子,有事了,唉,我給你偷著說,你知道89年的我村有人挖出個金麒麟的事情不?”

“知道啊,那當時多轟動的,多少人都見了。咋難道?是你家人……?”王師傅滿臉疑惑。

李家長者吐了口煙,似乎回到了過去緩緩的說道:“是的,就是我侄子,娃他爸。”

10年前,也就是89年的秋天,我侄子犁地犁到一個碎娃拳頭大的金麒麟。當時周圍的村子都被轟動了,到不是他想聲張,是因為有好幾人都見了。剛挖出來的時候他也不知道是啥東西,幾個人研究了半天,最后一個老師斷定是個文物,還是個金子的。他一聽是個金子的,連夜到城里找了個親戚,把那個賣了,聽他說是賣了5萬。到底多錢咱就不知道了。”那個時候民風淳樸,也沒人去報案。

“好家伙,賣了那么多,運氣好啊,可這跟他現在的事有啥關系?”王師傅問。

“別急,你聽我說,昨晚鬧兇了!”李家老者壓低了聲音。

“啊!這是咋回事先。”王師傅很吃驚。

“昨晚娃回來了,找他爸呢,上了他爸的身,說是要要他爸的命呢!說他爸把他害了!”李家老者聲音都變了。

“這是咋回事,咋能說他爸把他害了?”王師傅更詫異了,他料想到是怪事,但是沒料到會這么怪的,哪有自己娃想要自己爸的命呢。

“唉,造孽呢,最后我侄子被整的不行,才給我說了實話,其實這事我本家都能猜到。就是他原來有個哥,是個殘疾,走不成,在炕上癱著,他不是挖了個金麒麟么,賣了些錢,人啊,有錢心就變壞,沒過幾年自己蓋了個樓房,我村第一家樓房,感覺日子過得美得很,可是美中不足的就是有個癱瘓的哥哥要自己管,所以心一狠找了個農閑的時候,說是給他哥去城里看病,沒想到啊……其實是把自己的哥哥背到渭河里,挑了個水深的地方扔下去了。自己在外邊躲了幾天抱了個骨灰盒回來了,說是死在醫院了,給火化了。雖然村里人都懷疑,但是畢竟是人家的事,也頂多就是說說閑話了。所以才有了昨晚鬧兇的事情。唉真是報應啊,雖然現在做生意賺了錢,但是后代沒了。”

“難怪呢,這事啊,確實太損陰德,也難怪呢,這樣吧,我試試看行不行,成不成就看老天了。”王師傅無奈的說。

“王師,客氣話咱也不說了,我肯定虧待不了你。”李家長者拍拍了王師傅的肩膀。

“晚上你叫幾個頂神把神一安,我晚上來,我現在回去拿些東西。”王師傅給交待下。

晚上,開始做法,棺材周圍點了一圈蠟燭,烏黑的棺材似乎在掙扎,王師傅定下心神,先用酒把棺材噴了一遍,在用毛筆蘸了和好的摻著藥物的金粉給棺材大頭上畫了一個符號。棺材身上畫了一些古怪的花紋。據王師傅說這些符號花紋是消除死者戾氣的。可以上死者安息。然后開始安神位,燒紙,一直折騰到后半夜,才弄完。

后來他家一直平靜無事,到了第二年,給他家的兒媳招了個女婿,賺到的錢都成別人的了,所以說,人啊,做啥都不能做缺德的事,做了遲早都要還得。

12 收藏

上一篇:陰差抓錯魂,死鬼因禍得福

下一篇:討債鬼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