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誓死嫁給秀才,最后卻親手毒死了丈夫

開元年間,清河縣有一戶姓白的員外,白員外家產豐饒,為人和氣,樂善好施。他膝下只有一女,喚作錦娘,錦娘貌美如花,聰慧過人,仗義灑脫,不拘小節,頗有俠骨。平日里,錦娘扮作男人,和縣里的其他男人評詩論武,切磋技藝,白家二老雖覺得此事多為不妥,但因為晚來得女,對錦娘向來百依百順,溺愛至極,此番也不敢強加管束,惹女兒生氣。

清河知縣胡如海和白家乃是世交,白老員外六十大壽,胡如海攜兒子胡成龍前來拜賀。席間,胡成龍為錦娘的傾國姿色所迷,早已魂不守舍,回去后第二日就差媒人來提親,白家二老思慮一番,倒覺甚為滿意,不料這婚事卻遭到錦娘的極力反對。原來錦娘在詩社品酒論詩時,認識了一個叫苗文生的秀才,二人一見如故,志同道合,遂引為知己,交往數月,感情日篤,錦娘便將自己是女兒身的秘密告訴了他,并將自己所佩的一只玉鐲贈與他做信物,私定了終身。

事已至此,白家二老雖然又氣又恨,卻也無可奈何,只得委婉地回絕了媒人。可胡成龍自那日從白家回來,便對錦娘朝思暮想,此番雖遭拒絕,心里哪肯罷休,于是便差管家買通了白老夫人身邊的一個丫頭,得知了內情,此時恰好碰上清河縣出了一樁人命案,胡成龍便一不做二不休,將這殺人兇手的罪名扣在了苗文生頭上,立時便將他抓捕入獄,嚴刑拷打,肆意羞辱。

外人不知實情,但白家人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前因后果一聯系,心里早已明白了真相,白老爺子怕女兒不肯罷休,再要出去胡鬧,一狠心將錦娘鎖在了后院的閣樓里,還派了兩個家丁守門,不料第二天早上丫環進來送飯時,錦娘早已不見蹤影。原來錦娘趁著黑夜,搭了條繩子順著窗戶逃走了。

錦娘邊走邊想:苗文生父母早亡,并無兄弟姐妹,自己若不替他奔走申辯,只怕就要冤沉海底,若說一級一級往上告,那也不必了,自古官官相護,胡家只怕也早使上了銀錢,哪還會有人替自己說話,唯今之計,也只有上京城碰碰運氣,天子腳下,或許還能找到個說理的地方。

事不宜遲,錦娘買了匹快馬,依然男子打扮,饑餐渴飲,曉行夜宿,七日便來到長安。輾轉了兩日,錦娘方才打聽到京都有家“五福門”酒樓,正是達官貴人宴飲之所,此時錦娘已是囊空如洗,便索性將身上首飾全部拿去典當,錦娘心說:人命關天,還計較這些小玩意兒做什么,今日之舉,權當是破釜沉舟,以銘我志,若不能翻案,我便死在此地,也不必再為日后做什么打算。

銀子向來通神,錦娘從兩個官員模樣的醉鬼口中探得當今圣上竟與“醉香院”一個頭牌如煙有染,偶爾也會在那過夜。當晚,錦娘便買通了“醉香院“的管事,成了這里端茶掃地的雜役。錦娘時時留意如煙的繡房,但半個多月過去了,如煙也沒接待過什么客人。

這一日晚上,如煙房里突然多了一位尊貴的客人,錦娘心里明白,這一定就是萬歲爺了,錦娘裝作送茶點,剛到如煙繡房門口,就被四個帶刀的彪形大漢攔住了:“我們老爺現在不喝茶。”

“可這點心,使如煙姑娘親自吩咐拿過來的。”

“那就把點心留下,待會兒我們送過去。”

錦娘哪里甘心就這樣回去,這么些天,等得不就是這一刻嗎?錦娘回轉身,悄悄將一碗熱茶擲了下去,茶碗正砸在一個吃花酒的男人頭上,那人被燙得像豬一樣嚎叫,旁邊的妓女也跟著尖聲叫喊,錦娘故意慌慌張張地喊道:“不……不好了,有刺客!。”四個大漢探身向下望,錦娘趁著這個空隙,突然一沖,就闖進了如煙的繡房,當四個大漢回過神兒來,趕進繡房,錦娘的匕首早已架在了皇帝脖子上,四個大漢頓時驚慌失措,反倒是皇上顯得臨危不亂。

“你可知寡人是誰?”

“您是當朝天子。”

“那你就是承認自己犯上作亂了。”

“民女此番犯險來見萬歲,一不為謀財,而不為害命,只求您能給錦娘一盞茶的功夫,聽錦娘說個小故事。”

錦娘便將苗文生遭害的過程前前后后原原本本地講了一遍,語畢,錦娘后退一步,雙膝跪地:“錦娘觸怒龍顏,罪該萬死,但望圣上念在錦娘一介女子,于萬里之遙獨身入京,又在此苦等這些時日的份上,還苗文生一個清白,錦娘沒什么好說,自當一死謝罪!”錦娘說罷,一刀便插在自己胸前,皇上伸手去攔,卻晚了一步,當下急差人喚郎中前來醫治。

苗文生的案子因為有當今圣上做主,很快水落石出,錦娘也起死回生,大病初愈,皇上非但未怪罪錦娘,還饒有興致地來了個御筆賜婚,事到如今,白老夫婦也只好順水推舟,到底是女大不中留,二老委委屈屈地將錦娘嫁與苗文生。

錦娘剛嫁到苗家,便將白家的嫁妝全部退了回去,苗文生家徒四壁,一文不名,錦娘就織布刺繡供他讀書,白老夫人幾次過來探望女兒,每每想拿些銀錢接濟,都遭到女兒的嚴詞拒絕,錦娘正色道:“自古有道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父母能讓我和自己中意的人在一起,已是極大的恩典了,人既是我自己挑的,那么他若是個瘸子,我便攙著他;他若是個瞎子,我便引著他;他若是個窮光蛋,我便同他吃糠咽菜,無論如何,再不會牽累娘家一分一毫。苗文生現在雖窮苦,可有朝一日能飛黃騰達,我自然也盡享榮華富貴!”

12 收藏

上一篇:戰死沙場的人,都是命中注定的

下一篇:逃難奇遇記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