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子只顧爭財,鬼差無奈放火燒棺

終日奔波只為饑,方才一飽便思衣。

衣食兩般皆具足,又想嬌容美貌妻。

娶得美妻生下子,恨無田地少根基。

若要世人心里足,除是南柯一夢西。

古話說兄弟同心,其利斷金。說的就是如果兄弟之間團結的話,迸發出來的合力是很強大的,甚至無堅不摧。但是兄弟反目的話,其破壞程度遠比毫無血緣的仇恨要大得多。因為除了仇恨,還有心痛。正是愛有多真,恨有多深。獅山村的唐賢文和唐賢武就是恨不得置對方于死地的一對弟兄。

唐賢文和唐賢武的父親唐志遠給兩個兒子取名為文武,就是希望兩個兒子將來能文能武,相互扶持。沒想到這兩個家伙都好武,脾氣火爆,從小誰也不服誰,動不動就干架。唐志遠給兩個兒子說的大道理能把他倆的耳朵都磨起老繭來,但根本就是白費口舌。兩弟兄當著父母面老實一陣子,背著一言不合又是能用拳頭解決的絕不動口。唐志遠以為兩個兒子大了懂事就好了,沒想到長大后打架的次數倒是少了,但是打一次就是狠的,不把對方放倒絕不善罷甘休。

先是分家起了第一次大矛盾。本來分田土是在許多族人的見證下抓鬮的,全憑運氣,相當公正。但是后來老大唐賢文分的田土因為修建公路被征用了,唐賢文得了一筆可觀的賠償款。日子過得不富裕的老二唐賢武在婆娘的攛掇下就去找老大和父親鬧,說分的土地不公平,理由是分地時只考慮了種莊稼,沒有考慮被征用的特殊情形,所以被征收了賠償款也要平分。這個理由實在太牽強,可以說是無理取鬧,本就不是善茬的老大唐賢文自然一口否決。犯了混勁兒的老二唐賢武又非要不行,不給就要去老大家拿東西,結果又是一場惡斗。老二錢沒分到,還倒貼了幾百塊的醫藥費,因此懷恨在心。

老頭兒唐志遠一病不起后,唐賢文和唐賢武兩弟兄誰也不肯去照顧。唐賢武說老大獨吞了賠償款,老人病了自然是他照顧。唐賢文氣得火冒三丈,說都是爹生的,土地是抓鬮平分的,你不管我也不管!老頭兒唐志遠一氣之下,尋了短見,上吊自殺了。

老人死后,唐賢文和唐賢武又鬧起來了。喪葬開銷按理說該兩弟兄平攤,但是老二唐賢武說他沒錢,讓老大先墊著。老大知道他是惦記那筆土地賠償款,叫墊著不過是個圈套,傻子才會上當哩。就叫老二找別人去借,老二想都沒想就說借不到。老大早就怒火中燒,撲過去兩兄弟又扭打在一起。眾人好不容易才將兩弟兄分開。意想不到的是,兩弟兄打完架竟然都甩手不管,各自回家了。到了晚上,外人一看死者親兒子都不管,也都全部回家了。所以,空蕩蕩的屋子,就剩唐志遠躺在棺材里,一片死寂。已經成了鬼魂的唐志遠正在暗自傷心垂淚時,黑白無常來索他的魂了。

唐志遠見了黑白無常,苦苦央求他們幫助他的兩個兒子化解怨恨,至少不要互相傷害了,不然他去了陰曹地府也不甘心。黑白無常聽了唐志遠的訴說,頗為同情,說:“我們的職責只限于抓魂而已,讓死去的人各歸天命。對于你兩個兒子之間的恩怨,實在無能為力。即便我等法力無邊,可你須知,天雨雖寬不潤無根之草,佛法雖廣不渡無緣之人。他們兄弟已屬大不孝,生父死了都不管,等待他們的只有懲罰。”

“可是,我實在放心不下,這兩個混賬東西要是萬一一直不管我的肉身,那該如何是好?”唐志遠已絕望,就剩這件事塵緣未了。

“這……”黑白無常也為難了。

“唉!我真是可笑至極,都死了還想著那沒用的肉身。不如請二位神差幫我點一把火,把這屋子里的一切燒個干凈,這樣也能讓我那兩個不孝子沒有什么可以再爭的了。”唐志遠說。

黑白無常對視了一下,說:“如果你想好了,我等只能助你一口仙氣,你自己去動手吧。”說完傳了一口黑氣到唐志遠體內。

唐志遠借著這口仙氣,對著棺材底下的長明燈,緩緩吹氣。只見長明燈的火苗越來越大,棺材又漆了黑漆,瞬間“噼噼啪啪”就燃燒起來。火勢越來越大,不一會兒整棟房子就火光沖天了。唐志遠這才毅然轉過身去,隨著黑白無常踏上漫漫黃泉路。

12 收藏

上一篇:離開兒子十三年

下一篇:陰差抓錯魂,死鬼因禍得福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