墳墓里抓住一條巨蟒,殺了之后追悔莫及

“大海啊…….我這胸口悶得慌,悶得慌……”楊躍海猛一抬頭,瞧見自己老父親面容憔悴的站在身前,老父的身上纏著一條大青蛇,粗細同人大腿一樣,看得實在駭人。

楊躍海吃了一驚,想上前拉住這蛇,可是覺得渾身灌了鉛一般重,舉手抬足都不嫩動。隨著渾身一個激靈,楊躍海從床上驚醒,原來剛才是噩夢罷了。楊躍海的父親已經去世五年了,老頭子從下葬到埋人都是安安穩穩的,也不見出過什么岔子。本人是做建材生意的,從裝修到建筑的料都有涉及,這兩年錢越賺越多,心也越來越貪,不但以次充好缺斤短兩,更是勾結地方無賴流氓去騷擾同行搞惡意競爭。楊躍海深信“根深才能葉茂”,先人是根,后代的葉,自個兒爹如今埋了都不安生,做兒子的理當管管。

于是發動了些關系,尋了一個風水師,想看看這是怎么回事。這風水師也姓楊,人稱“楊師”,的確有一身真本事。楊躍海帶著楊師去了祖墳那里,請他看看老爹的墓穴有沒有什么問題。老家的墳都是在山腰上開出來一片階梯狀的地用作埋人的,這是前清的時候村里一個看風水的師傅選的地方,在之后一百多年里村子的老人死去都會葬在這里。

楊師來回跑動看了兩個鐘頭,滿頭大汗道“令尊的墓沒有問題,而且是這片地方風水最好的。”楊躍海疑惑的講出了自己那日的噩夢,提到父親被大蛇纏身的夢了。

楊師問道“令尊在世時是否觸過蛇忌?比如愛殺蛇吃蛇,或是得罪過什么奇怪的蛇?”楊躍海一口否定“不可能,我爹在世的時候連雞都沒殺過,后半世一直吃齋念佛的。”這風水師也為難了,左思右想之下決定開棺驗尸,一定是老爺子的棺木出了問題,但是開棺材是打擾死人安寧的舉動,輕易不能嘗試,其中忌諱極多。

到開棺那日,楊師忽然得了重風寒,臥床不起,以為這是不吉之兆,但按排盤算了一卦,動土開棺之事并兇險,于是囑咐自己的徒弟跟去開棺,并且將開棺的忌諱和要求逐條寫下來,叫他一一執行,不可疏漏。

到了日子開棺,挖土開棺的人選也都是按八字沖克選定的,挖土的頭三鏟也要嫡系子孫動手,開館前后燒紙上香更是樣樣不可少。至下午黃昏時刻,墳堆下的棺材已經出土了,八個壯漢正打算將棺材吊出時,忽然瞧見土中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看竟然是條大蛇,這蛇不知什么時候順著洞穴鉆進了墳堆下面,如今正趴在棺材上一動不動。

楊躍海動了怒“原來如此,我爹托夢給我時,身上纏著一條大蛇,沒想到是我爹的棺材上鉆進去了一條蛇,就是這畜生擾了我爹的安寧。”眼下是秋末冬初,蛇類初入冬眠,反應遲鈍,楊躍海親自招呼幾個壯漢一起下去,一同動手將大蛇砍成了幾段,全部扔上去燒了。

楊師的徒弟也沒見過墳墓里有蛇的情況,只好按照楊躍海的意思來,將這蛇宰殺了。接著開棺驗了尸骨,并無不妥之處。除了這條蛇再也沒有發現其他問題,于是這徒弟就按照楊師交代的流程,將棺材重新安葬,接著燒紙叩頭上香,該有的一個都不少。忙完之后已經天黑了,楊躍海解決了心頭一樁事情,心情大好,請動土干活的村民,以及那風水師的徒弟一起去吃飯洗澡,這是講究,動過死人棺材一定要洗去晦氣,彼此之間多說幾句“見棺發財”。

當晚回去之后,楊躍海和那個徒弟一起去醫院里看望楊師,將今天開棺的事情前前后后講了一邊,包括墓中那條大蛇的事情。楊師聽到之后激動的拍著床沿,咳嗽的停不下來。楊躍海連忙倒水,以為今天動土是不是犯了什么忌諱或是有什么不吉之兆。

楊師緩了過來“不吉之兆到沒有,忌諱也沒犯,但是你今天毀了你的前程啊,你毀了百年難見的盤龍穴啊!”

原來這風水中有個講究叫“盤龍穴”,指的是蛇鉆入墓穴之后趴在死人的尸骨或棺材上天然形成的一種風水穴。這種穴可遇不可求,因為蛇是冷血陰性很重的動物,有些大蛇靈性足,它們會找尋一些靈氣旺盛的位置冬眠,如果冬眠的位置正好是墳墓,那說明這墳本身風水就好才吸引蛇來冬眠,蛇盤在墓中會滋養陰氣更加充沛——這就是所謂的盤龍穴,先人如果葬在盤龍穴,后代一定是人臣之位或者豪紳之輩,一定會發達。

可惜墓中的蛇被楊躍海殺了,這盤龍穴毀了不說,還和這蛇結了冤仇。他得知此事之后追悔莫及,可是已經沒有用了,看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無德之人即使有再好的風水寶穴,也會擦肩而過。多年以后,楊躍海病入膏肓,迷迷糊糊之間看到一條大蛇來索命,最后楊躍海斷氣的時候渾身扭曲,好像被蛇纏了一樣。

12 收藏

上一篇:布治巷的一個鬼孩子

下一篇:離開兒子十三年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