妯娌

(作者:害蟲)

1

大家七手八腳地把趙奶奶抬到大廳,臨時搭的榻,下面墊著草墊,草墊上面是破舊的藏藍的老粗布床單,那個年代的老物件,和趙奶奶一樣,被歲月蹂躪得氣息微弱的樣子。榻上的趙奶奶雙腳朝著大門。

有人叫把“老衣”快穿上,穿了到那頭體體面面的。有人問電話都打了嗎?都打了都打了。還差小兒子趙啟一家。

在300公里外的省城,趙啟收拾著行李。丈母娘趁趙啟進進出出的空隙,壓著嗓子對嚴玲說:“這回不會又是假死吧?”

嚴玲朝著媽媽用力眨了一下眼睛,揚起嗓子問趙啟,妞妞要回去嗎?

趙啟還沒回答,丈母娘先說,妞妞這么小,不回去了吧,別又像前幾次那樣,回家被叮了一身包回來。

妞妞才兩歲多,粉雕玉琢的正在姥姥身邊睡著。雖然丈母娘說話不太中聽,可趙啟也得忍,誰讓自己親媽不能來帶孫女,養不起全職太太也請不起保姆。

那行,我和嚴玲先回去,有什么情況再說。

早上7點不到,趙啟嚴玲就出發了,分別給單位匆匆告了假。嚴玲說,這喪假我都請三回了……

抬頭看到后視鏡趙啟緊鎖的眉頭,吞下后面的話。

車子在空曠的高速公路上飛奔,嚴玲望著兩側蒼翠的樹木飛馳而過,想到一個生命的終結,眼淚來得順其自然。

趙啟的母親,嚴玲的婆婆,妻隨夫姓,且叫她趙奶奶吧,趙奶奶今年72歲,三年前摔了一跤,腦溢血搶救回來就一直癱在床上。剛開始還好,到現在第三個年頭,全身已經開始潰爛了。

趙奶奶命苦,5歲喪母,9歲喪父。從小跟著大她三歲的哥哥相依為命,在親族的幫襯下,也向著一畝三分地討口糧,肩挑手扛什么活兒都干,過早的勞動讓趙奶奶身量矮小。熬到十七八歲,由族親做主,嫁給了趙爺爺。趙爺爺有一身力氣,窮是窮慣了倒也不怕。只是都命苦。

到家時快11點,親戚們都在,趙啟嚴玲一下車,匆匆奔向趙奶奶的榻前。趙奶奶滿是褐斑和潰爛傷口干枯的手從親戚們讓出的通道中伸出來,像是從深深的井里伸出來,嚴玲心里打了一個激靈,但很快被壓住。

“老太太最疼小兒”,“老太太到頭還惦記著阿啟”,“咱家就屬你最出息了”。

嚴玲在這些聲音中毫不猶豫地握住了趙奶奶的手。

12345 收藏

上一篇:愛還在,性早就沒了

下一篇:凡是我睡的,皆是我愛的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