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的離間

姊夫有了外遇。

這一句話本身有千鈞力量,可以寫一本小說。

是的,姊夫有了外遇。

我這個做小姨的住在姊姊家中,左右為難。

朋友問我:“你幫姊夫還是幫姊姊?”

我說:“我搬出去住。”

誰要管別人家里的事。即使是姊姊,也還是外人,受過教育的人永遠不理會別人的事。我一向明哲保身,一問搖頭三不知,安份守己。

整件事是這樣的:

那日姊夫清晨回來,約一點半左右,姊姊一只拖鞋扔過去,開始哭,兩個外甥都被吵醒,我假裝啥子也沒聽見,在枕頭上閉目養神。

真難為情,跟人家夫妻一起住,偏偏人家又在半夜吵起來,姊姊、水遠是火爆脾氣。

男人這樣事。他要不走,趕也趕不走,他要是決定走,女人拿個烙印在他背上熨個記號,他還是跑掉了。我看準姊夫這樣的人,是玩都玩不起來的那種男人,姊姊許是因生活發膩,興風作浪,換換口味。

身在福中不知福。

第二天姊姊紅腫著眼睛跟我說:“是真的!這次是真的!”

我冷冷地說:“你已不得是真的!這些年來疑心生晤鬼,每隔三兩年吵*次,你的日子就是這么過的。”

“但這次是真的,他承認了。”姊姊哭。

我稀罕起來。“他?真的。”

“是。你沒見他最近三日兩頭遲回雩.星期日下午借個陰頭,影子都不見,我就疑心,警告他好幾次,他都不理,昨天鬧大了,他承認外頭有女人!”

我仍是不相信。“真的?”我問:“姊夫肯離婚嗎?”

“他說他不會離婚。”姊姊憤怒地,“他敢!這些年來──”

我說:“這不行了?”

“不行!我可不放過他………”

我搖搖頭,坐下來,“你損失了什么?你為什么還要難為他?”我問到姊姊鼻子上去。

她一怔,馬上說:“反正我不會放過他,我要好好的拷問他,這狐貍精是怎么勾引他的,要他保證以后不得再犯,要他認錯。”

不不不。姊姊。夫妻關系不是這樣的。不不不。我心中嘆息,不是這樣。丈夫不是奴隸,丈夫不是附屬品,丈夫并沒有義務一輩子愛他發妻,他是一個自由的人,他有權變心,如果他認為目前的生活不再適合他!不再令他快樂,他可以自由離去。

正如做妻子的一樣,如果一個女人認為若干年后她尚可以出外看世界,她不愿意再逗留在廚房里一輩子!她的生命沒有人可以代她作主。

聽上去實在是很殘忍,但是我們活在廿世紀末,必須要接受這個新的觀點。

但姊姊是不會明白的,姊姊永遠不會。

見到姊夫,他很有愧意,沉默著。我問他:“那個女孩子,漂亮嗎?”

他點點頭。

我說:“一個有婦之夫并沒有資格追求女孩子。如果你有誠意,該離了婚才去追。如果你真愛她,犧牲值得。愛情倒是真正存在的,不多久之前,曾有一個男人,為他所愛的女人,放棄了他的皇國─‘敢問世間,情為何物,真叫人生死相許’,你并不愛她。”

姊夫虛弱的說:“我想清楚了。我還是愛你的姊姊。”

“不,”我搖搖頭,“你并不愛姊姊,很久很久之前也許。但不是今天,如果你愛我的姊姊,你不會把眼光投到另外一個女人身上去。”

姊夫的聲音更低,“我不是回到你姊姊身邊了嗎?”

“唔,你的身體是在她身邊。幸虧姊姊的要求也不過如此。換了是我,要不我得到丈夫的全部,要不什么也不要──他可以自由自在的走。”

“你做得到?”姊夫問。

12345 收藏

上一篇:一個故事給你講明白到底該不該“快樂教育”?

下一篇:誰是婚姻中的“小人”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