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高智商,不要假離婚

1

連城和齊桂顯所在的城市限購,買房首套首付百分之三十,二套百分之六十,且在貸款利息上也有一些差別。一套房子下來,首套和二套,能差上幾十萬。

夫妻倆攢了一些錢,想再買一套房,可是二套首付肯定不夠。為此,倆人動了假離婚的心思。這建議還是連城提的。假離婚這事,由女人提比男人好一點,女人提,一般都是真為過日子。男人提,多數是騙局。

連城是真相信齊桂顯。倆人戀愛結婚六年,都認定彼此一生該不離不棄。生活中不排除有些戲精男人演得好,能把女人唬得團團轉,但一般女人,第六感強烈,男人愛不愛自己,她心里清楚。

倆人經過商量,做了一番妥善安置,又等了一年,把離婚滿一年買房才算首套的期限挨過去,才把二套房買了。

這一年風平浪靜,倆人完全沒有因為“離婚”有啥分歧,日子該過過,小架也該吵吵,愛也該做做。連孩子都感覺不出來。

二人相約這件事瞞著所有人,房子弄好,就偷偷把婚復了。

新家在一個重點學區,買過來就租出去,房子在齊桂顯一人名下。

齊桂顯是父母的養子,當年母親不生養,抱養了他,結果一抱養他,就懷孕生了弟弟齊桂龍。齊桂龍是個游手好閑的家伙,除了惹事,沒別的本事。

一切順遂,可沒想到,就在房子剛下來的第二個月,齊桂顯出事了。

齊桂顯跟著單位去郊游,沒趕上單位的統一班車,自己開車往郊區趕。路上因為著急,追了大貨車的尾,后又被另一輛大貨車追了尾。

他的小速騰,像紙糊的一般,在兩個龐然大物中間,一擠就扁了。

人都沒用往醫院送,法醫過來,把零碎骨肉撿起來直接裝到了一個黑色袋子里。

火葬場,工作人員喊:家屬過來辦手續。

連城哭得昏天黑地,剛要站起來,弟媳喊她公公:“爸,爸,你快去,你才是家屬呀!”

公公哭得已經鼻涕連著眼淚了,六十多的老人,風燭殘年,白發人送黑發人,男兒有淚不輕彈那一套此刻完全失了作用,雖是養子,到底有情。

剛才弟媳婦的話,連城身子一震,稍微一清醒,腦袋里電光火石。

這是出了狀況?

公公擤了擤鼻涕,眨巴了幾下紅腫的眼睛,看了連城一眼,徑直走向工作人員。

“我是死者父親。”

連城跟過來,對工作人員說:“我是死者愛人。”

弟媳也跟了過來:“他們離婚了,這個老人才是死者的直系親屬,最近的人。”

火葬場的人見識何其廣,一看有問題,面無表情地說:“你們拿證件來辦理吧。”

弟弟齊桂龍連忙回家去取戶口本,連城沒有動,她知道他們假離婚的事,齊家人知道了。她不用回去取什么。

弟媳開門見山:“大嫂,你們已經離婚了,大哥的后事就由我們辦理吧。”

“我們那是假離婚。”連城說。

“那可沒聽說,上次大哥在家吃飯,我們跟他借錢,他說沒有,剛買了房子,我心想哪有那么多首付......原來是你們離婚了。”

這是一個把借錢也說得理直氣壯的人。

“就是為了買那個房子,辦的假離婚。”

“可證是真的。”

連城知道,肯定是齊桂顯在婆家不小心說漏嘴了,弟弟兩口子常年借錢,他拿不出來總得說個理由。

弟弟那里,齊桂顯已經花了不少錢了,供他讀完了一個大專,買房結婚又掏了20萬。

按理說已經不少,可齊桂顯還是常在齊家人面前露出軟弱一面,他們只要說,要不是父母養了他,他就不知道在哪兒喝風飲露,他就沒辦法。

連城實在是不喜歡這個弟媳婦,這女人庸俗市井,愚蠢自私,年紀輕輕一肚子寄生蟲心思。她當年嫁給齊桂龍就是因為看上有個好大伯哥,以后生活有人罩著。齊桂龍也沒什么正經工作,拿滴滴打車當營生,貓一天狗一天的,弟媳做微商,每天想著一口吃個胖子。有了產品準是先惦記忽悠大嫂一單。

就這,弟弟還搞起了外遇,跟一個賣茶葉的小姑娘好上了。弟媳鬧了好長時間,也沒什么辦法,在“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的掩護下,湊合著過日子。

弟弟一人外遇,好像齊家全家都欠她,弟媳婦動不動就在婆婆面前訴委屈,說嫁給他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婆婆也討厭這個弟媳,可再討厭,她也是親兒媳婦。

123456 收藏

上一篇:小夫妻

下一篇:一個故事給你講明白到底該不該“快樂教育”?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