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

1

跟思聰結婚以后,我倆的幽默感發揮到最高寒。

像我拿著他的襯衫去問他:“這是什么?”襯衫領子上有一個紅印。

“你以為是什么?”他沒好氣的問:“迪奧的唇膏?告訴你,這是今天午間的番茄汁燴牛利!”

他從前不是這樣的。

從前他不懂說笑話,那時候我們在一起,他老是認真而愛憐的握住我的手,緩緩地,充滿情感的說:“我們一定會白頭偕老,相敬相愛。”

他結婚后改頭換面,決定扮演冷面笑匠的角色。

他習慣性地以冷笑代替“早晨”與“晚安”。

像今早,他“哼哼嘿嘿”一番,然后問我:“現在糖貴呀?”

“不會呀。”我很天真的送上去給他侮辱:“怎么了?”

“這咖啡里沒糖。”他瞪看我說。

我很懷疑這種態度便是精神虐待,可以構成離婚原因。但我們結婚只有四個半月,沒到離婚期限。

而且我還是愛他的,每天晚上,他坐在那里看報紙,孩子氣的認真的表情……我就覺得愛他,付出點代價是應該的。

他說:“你永遠還是少女情懷,幾時做一個好太太呢?”

我問:“是否叫我穿著睡袍站在街市與魚檔主人吵架,就算好太太?”

他說:“哈哈哈,很好笑。”他直干笑了五分鐘。

“我有什么不對?你為什么老挑剔我?”我責問他。

他說:“首先,你要弄清楚,你是馮太太,你不再屬于大眾,你事事要以馮氏為重,不能夠再去交際應酬,明白沒有?”

是這樣的,我點點頭,“可是我有自己的工作,有自己的朋友,與同事吃一頓午餐,也算違法?我犯了七出之條?”

“同事?”他又冷笑,把客廳的溫度降低十度.“誰不知道那個法蘭西斯馬是你的舊打玲。”

“謝謝你捧場。”我說:“我的老情人多得很,你這樣冷笑,怕會累死,你應該去買座四聲道錄音機回來,精心炮制一卷冷笑錄音帶,有事沒事放出來聽,那才棒呢。”

思聰受不住刺激,咳嗽起來。

我也冷笑說:“龍體保重。”

后來我跟母親說:“我們兩個人現在有事沒事練習冷笑,就快成專家了──唔唔嘿嘿啊啊哈哈哼哼,家庭很有樂趣。”

母親勸我,“婚姻要互相遷就才能長久。”

“我有什么不好?”我莫名其妙,“我還不像以前一樣?”

“以前你是大小姐,現在你是人家的妻子,你不能像以前一樣!”母親說:“你就是錯在這里。”

“那么他難道不愛以前的我?以前的我跟現在的我是一模一樣的,如果他不愛以前的我,不可能娶我,既然我沒有變,那么他也應該愛現在的我!是不是?媽媽,你說是不是?”

媽媽瞪著我很久,她說:“我沒聽懂你說了些什么。”

我“唉”一聲,揮揮手,“我有種感覺,媽媽,你從來就沒了解過我。”

媽媽生氣,“我以為你這個‘媽媽不了解我’的難題在二十一歲以后已經解決了,怎么現在又翻出來舊事重提?”

“那么好,那么是思聰不了解我。”

“你不能盡倚靠傭人,有時候你也要對他表示關心!倒杯茶給他,遞遞報紙、拖鞋,女兒噯,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我生氣,“媽媽,我是愛他的妻子,不是婢妾,我倆的關系并非建筑在馬屁上。”

“你這個孩子!”她也不悅。

我夷然,“最瞧不起互相哄騙的夫妻關系,我并不當思聰是飯票,用不著故意討好他。”

“那你就可以虐待他了?”媽媽賭氣。

“我沒有虐待他呀,媽媽,你怎么會如此想?”我心驚膽戰的。

“你聽著,女兒,嫁了人,事事以丈夫為重,與他商量,前個月,你一聲不響的買輛汽車,差點沒嚇死思聰,這就是不應該。”

“我跟他提過這件事,為什么要跟他一起去買車?我不需要他的意見,”我說:“我完全知道該買什么車,我已計劃很久,這是我的車子──”

媽媽打斷我,“那么你跟法國馬去吃飯就不應該。”

“法蘭西斯是我小中大學的同學,媽媽,是誰規定結了婚就不能跟同學一起吃飯的?”

“那么把思聰拖了一起去。”

“人家沒請思聰。”

“那你就該與思聰一起進退。”

“Mother,Whatwehavehereisafailureofcommunication,我不想再說了。”

“你說什么?”

“我不想說啦!”我大聲吼。

12345 收藏

上一篇:生活故事

下一篇:沒有高智商,不要假離婚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