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財賠閨女

(作者:曲凡杰)

PART.1暗中相助

唐縣的鞠秋煌是個窮秀才,想去省城參加鄉試卻盤纏不足,只好硬著頭皮去岳父家打秋風。不料,這一次普通的借貸,卻借出了一段奇緣。

鞠秋煌家和岳父家本來是門當戶對的,要不然怎么會定下娃娃親?可惜后來鞠秋煌的父親在一次外出做生意時人亡財散,家道就此中落,漸漸與岳父家拉開了距離,岳父家就看不上窮女婿了,因此每次見面鞠秋煌都有些發憷。偏偏岳父常年在外經商,鞠秋煌還不得不跟岳母打交道。

岳母聽鞠秋煌說借錢的事,臉色就有些不好看,說:"我家也不是開錢莊的,哪有許多現錢放在屋里?只能找件東西去當鋪里質錢。"她又沖后院喊道:"閨女,把你爹那件皮袍子找出來,讓大秀才去當鋪里換錢!"

母親的冷言冷語,卻讓姑娘多了個心眼:八月鄉試,眼下是七月,未婚夫一定是在為參加鄉試籌集盤纏。此去省城,路途遙遠,花費必然不少。可母親只讓拿一件因天氣炎熱而用不著的皮袍子質當,肯定當不了幾個錢的。為解未婚夫的燃眉之急,姑娘從箱子里拿出一只玉鐲。過去,未婚夫妻不能見面,姑娘就悄悄把玉鐲塞進皮袍子的衣袋。她知道這個玉鐲應該價值不菲,是能夠助未婚夫一臂之力的。

岳母從后院拿來皮袍子,遞給女婿又連聲告誡,說過了七月就是八月,八月以后天氣轉涼,因此這皮袍子的當期也不可過長。

鞠秋煌連說"是,是",忙向當鋪奔去。

當鋪的崔老板按照職業習慣把皮袍子抖開,摸摸捏捏,看看成色,然后估價。這一摸就摸到了那只玉鐲。如果是個以誠待人的主兒,就會掏出玉鐲還給客戶。而崔老板卻是個見錢眼開的人,送到嘴邊的肉豈肯吐出來?何況他吃這樣的昧心財,也不是一回兩回了。他假裝漫不經心地把皮袍子疊好,問:"就當這一件皮袍子啊?"

鞠秋煌不知道皮袍子里還裝著未婚妻的一片愛心,只急著把錢拿到手,忙點頭說:"對,就是這件皮袍子。"

接著鞠秋煌報出當期,崔老板給出價格,生意就成交了。急于赴省城的鞠秋煌拿錢就走,回家準備自己的行囊。崔老板則輕輕摸出玉鐲,關上店門欣賞這筆意外之財。

PART.2錯認嬌妻

十年寒窗,鞠秋煌裝了一肚子墨水,走進考場是如魚得水,提起筆來如有神助,每場都是第一個完卷。三場下來,自我感覺挺好,因所帶盤纏即將告罄,不能在省城逗留等待放榜,他只得背了行囊趕路回家。

山高水遠,鞠秋煌在路上走了半月,終于看見了家鄉的縣城,并且老遠就聽到一陣鑼鼓之聲。

原來入秋以來,已有四十多天沒有下雨。縣老爺就在城外的龍王廟前搭了高臺,祭天祈雨。祭天儀式剛剛行過,現在的高臺之上,正在進行的是耍龍燈社火表演。

只見兩條巨龍在臺上翻飛起舞,作出騰云駕霧之狀,時而俯首在地,似在視察旱情,時而昂頭向天,似在祈求老天早降甘霖。臺下則是人頭攢動,叫好聲此起彼伏。

鞠秋煌來得晚,只能站在外圍瞧個熱鬧。忽然,他的目光盯上了面前的一只玉臂,一只細皮嫩肉的胳膊。那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妙齡少女,香汗淋漓地站在驕陽之下,一手搖扇扇風,一手額前遮陽,專心致志地看著臺上的表演。

那條舉著的手臂上,一只玉鐲分外醒目。鞠秋煌認得這只玉鐲。他十歲那年,父親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正好生意伙伴家有千金,兩家就結了秦晉之好。父親那時腰包鼓脹,專門去南陽府買了一對玉鐲。那對鐲子用的是獨山玉料,乳白底子里含些豆綠,玉雕匠人巧奪天工,竟將那一抹豆綠琢成一龍一鳳,使得一塊普通的玉料身價倍增。

十歲的鞠秋煌對這對龍鳳玉鐲愛不釋手,曾經把玩過幾天,最后眼睜睜看著父親把那只有鳳的玉鐲用紅綢包了,連同其他禮品送到未婚妻家,作為定親的物證。

玉鐲應該戴在未婚妻的手臂上,雖然鞠秋煌至今還沒有見過未婚妻,但他認定這個姑娘就是未婚妻了。看著未婚妻在驕陽下嬌喘吁吁的模樣,一股愛憐之情油然而生。鞠秋煌自然而然地走過去,下意識地把張開的遮陽傘罩在了未婚妻的頭上。

姑娘只顧專心致志地看臺上的表演,對鞠秋煌的善舉似乎沒有察覺,只以為是一塊云彩飄在了頭頂。

123 收藏

上一篇:神筆畫師

下一篇:窮書生妙計聯姻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