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的一刀

清朝嘉慶年間,重慶有個孫秀才,幾次考舉未中,之后設了間私塾,收了大大小小有20幾個學生,以此謀生。還特意請了一個做飯的師傅。鄰居是個做買賣的,叫馬大卓,妻子潘氏長得細皮嫩肉,十分好看,一向惜老憐貧,善待鄰居,無人不夸。馬大卓的兒子馬躍也在學館讀書。馬家院子只有半截子墻,秀才出來進去,經常看見潘氏,不免多看她幾眼,有些心猿意馬。

隔了一些日子,有個年輕人,只要馬大卓不在家,就到馬家來,秀才心中生疑。

這一天,學生馬躍來得早,他便問馬躍:"常來你家的那個年輕人是誰?來你家干什么?"

馬躍說:"那是俺表叔,他來和俺媽說閑話。"

秀才說:"是不是和你媽麻打伙?"

馬躍不知道這話的意思,就問:"啥叫麻打伙?"

正在這時,又有幾個學生來到學館,孫秀才就說:"你走吧。"

萬萬沒有想到他這一番話竟成為潘金蓮手里的竹竿--惹禍的根苗。

這天夜里,馬大卓在家叫馬躍溫習功課,時間長了,孩子想睡覺,就對爹說:"我不讀了,我要麻打伙。"

馬大卓聽了,心里不由一驚,隨口問道:"什么叫麻打伙?"

兒子說:"要走了嘛。"

爹又問:"走就是走,怎么說麻打伙,是誰教你的?"

兒子說:"老師說的。"馬大卓接著追問,兒子馬躍就把師生二人白天所說的話一板一眼說了個一清二楚。馬大卓聽后,不由得孟良摔葫蘆--火啦!心中暗想:這兩個不要臉的東西,莫非做出了丑事?連外人都知道了,我還被蒙在鼓里!拿賊要贓,捉奸捉雙,我要拿住他倆的把柄,殺了他們!

這一夜,他裝作沒事人一樣,第二天吃了早飯,對妻子說:"我要出門去辦貨,大約五六天回來。"說罷,就動身走了。

這一天潘氏因丈夫不在家,夜間一個人,有點兒害怕,就請鄰居耿二嫂來做伴。約摸二更天,耿二嫂說她要拉稀,開開門就往茅房去了。潘氏翻了翻身又進入了夢鄉。

再說馬大卓有個表弟張連根,為人輕浮,因見潘氏貌美,常有偷香竊玉之心,所以常來他家獻殷勤。潘氏是個正道人,因為是親戚,一時也沒看出他有啥惡意。這天張連根聽說表兄出門去辦貨,這兩天不在家,真是像小孩放炮仗--又喜歡又緊張,有心去找表嫂,又怕她不愿意。左思右想,如風吹燈草搖擺不定。二更天時,耐不住還是往馬家去了。

沒想到好肉貼膏藥,自找來麻煩。他來到馬家院里,尿緊,就拐到茅房,剛進去就發現地上有個黑黢黢的東西倒在那里,模樣像個人,心中暗暗琢磨:誰會躺在這里?他彎下腰來,先摸到一雙小腳,也不見動,再摸到胸口,衣裳是濕的,用力拉她才覺得是個死人,不由魂飛天外,拔腿就跑。跑到大街上,忽然面前一個人攔住了去路,他抬頭一看,原來是表兄馬大卓。

12 收藏

上一篇:姜家村的老秀才

下一篇:遇貴人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