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子畫像

(作者:楊守偉)

一個畫像奇人、一位黑臉捕快、一名飛天大盜,在明末杭州,共同演繹一幕"請君入甕"絕計,一出愛恨情仇絕響......

明朝末年,南方某鎮出了一個奇人,誰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別人都叫他"賽金睛"。

傳說,這賽金睛年輕時為人耿直,見有不平之事,總喜歡挺身向前,幫助弱者討還一個公道。哪料,有一天晚上賽金睛從鄉下訪友回來,路上竟遭歹人暗算,被刺瞎了雙眼。為了生計,他經人引薦,拜一世外高人為師,競學得一手絕技一一替人摸臉畫像。

賽金睛憑著這一手絕技,拄著一根拐杖開始浪跡天涯,四海為家,行走江湖多年,居然沒有失過一次手。

這一年寒冬臘月,年屆五旬的賽金睛,漂泊來到了杭州。按慣例,每到一處,賽金睛得先將住處找定。這天下午,他正在一條小巷內逢人打聽,這附近可有簡陋住房出租,不想有兩個人迎上前來,雙手抱拳呵呵一笑道:"賽金睛,住處你不用找了,我家大人聽聞你來到杭州,早給你安排好了。"賽金睛一怔問:"你家大人是誰?"來人笑道:"這里不是說話之處,待你見到我家大人便知分曉了!"

那兩人將賽金睛引進一家茶樓,進了一間包廂,那兒早已坐了一個黑臉大漢,懷里抱著一條乖巧可愛的斑點狗。那黑臉大漢一見賽金睛,放下懷中的狗,疾步上前,突然單腿跪地,抱拳道:"先生,你來得正好,早聞先生常懷俠義之心,今天在下找你,正有一事相求,還望先生出手相助!"

一個時辰的工夫,賽金睛出來了,手里的那根拐杖不見了,卻牽了一條斑點狗。斑點狗在前面給他引著路......

次日一早,賽金睛來到一鬧市處,放了桌子,上擺筆墨紙硯。桌子一側豎了一塊木牌、那木牌上用隸書工工整整寫了幾行大字:瞎子畫像,畫誰像誰,要是不像,分文不要。

路上的行人見了,"嘩啦"一下子圍過來。瞎子也能替人畫像?有的人好奇,有的人將信將疑。其中一個漢子大笑道:"喂,瞎子,你莫不是哄人吧,你眼睛什么也看不見,怎么能替人畫像?"賽金睛笑笑:"能不能畫,試試便知道了!"一旁的人沖著那漢子鼓噪:"牛二,你就讓他試試,看他能不能給你畫出像來!"

那個名叫牛二的漢子,當即從懷里摸出三兩銀子,往桌子上一拍,道:"好,如果你果真替我畫得出來,這三兩銀子便是你的了;如畫得不像,我就砸了你的攤子!"賽金睛接口道:"行,悉聽尊便!"臨了,牛二還有些不放心,怕那賽金睛裝瞎,索性解下自己的白布腰帶,將他的雙眼給緊緊地蒙上了。

"畫吧,哈哈......"牛二雙手提著褲子站在木桌前,得意洋洋地看著賽金睛。

賽金睛不慌不忙伸出一手:"小伙子把頭往前湊湊。我要是畫得半點不像,攤子你盡管砸,我不吱一聲的;我要是畫像了,銀子和這腰帶就歸我了i你提著褲子走人!"說罷,賽金睛用手在那人的臉上從上至下輕輕捋了一遍,接著坐在桌旁,就一手撫紙,一手提筆,只見筆走龍蛇,刷刷幾下就把那人的畫像栩栩如生地映在紙上!

這時,眾人看看畫像,瞅瞅那人,天。那眉眼、鼻子、嘴角......竟絲毫不差。人群中爆發出一陣如雷般的掌聲!牛二一時也呆了,一手拿起老瞎子卷好的畫,一手提著褲子灰溜溜地跑了!

瞎子畫像的事,像一陣風似的,傳遍了杭州城的大街小巷,一時間人們紛至沓來,爭先恐后地掏錢讓他作畫。一連幾天,賽金睛的生意特別紅火。說來也怪,一個臉罩黑紗的壯漢,總是不遠不近地在賽金睛畫攤前轉著,誰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這天傍晚,賽金睛忙了一天,收攤休息,往回走的路上,憑著聽覺,他發現有人在跟蹤自己。他走得快,那人跟得快;他放慢腳步,那人的腳步也放慢了。從那特有的腳步聲,賽金睛判斷,那人非賊即盜!

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賽金睛故意將一天賺來的一袋銀子扔在地上。不一會兒,只聽后面那腳步果然停了!賽金睛放心了,這是個貪財之人,丟一袋碎銀子,算是破財消災吧。

賽金睛加快了腳步,回到住處,正要推門,不想大門不打自開。他一怔,進了屋,只聽得腳下當啷一聲踢到一樣東西,伸手去摸,咦,這不是自己在街上丟下的那袋子銀子嗎?

這時,只聽得屋內傳來一陣大笑聲:"賽金睛,你也太小看我了,就你這幾兩紋銀,就想打發我?"賽金睛聽出來了,屋里的人正是在街上那個跟蹤自己的家伙,不由得問道:"你到底是誰,究竟想要干什么?"

.那人笑道:"我要你給我畫一張像!"賽金睛道:"白天的時候,你為什么不找我畫?天都這么黑了,我也累了一天了。"那人又大笑道:"天不黑下來,我還不來找你呢。只要你給我畫,我付你白天兩倍的工錢!"賽金睛好奇地問:"這倒怪了,為什么要等天黑了才找我匭像?"

"少啰嗦!"那人突然一下子變得兇神惡煞似的,"你如不給我畫,小心我要了你的命!"賽金睛的肚子上突然感覺到一陣冰涼,一把刀子頂住了他。賽金睛心里"咯噔"一下:此人果然送上門來了,只是想不到這么快!

"好,我......我給你畫!"賽金睛裝作害怕的樣子,忙不迭地應承。他重新拿出筆墨紙硯,擺到桌上。那人將腦袋湊到賽金睛的面前,賽金睛伸手摸到一頂竹笠,接著又往下摸到一縷薄紗。那人摘下竹笠讓他繼續摸。賽金睛摸了他的額頭,又摸鼻子再摸嘴,又摸到脖子后面......他的手突然一抖,渾身一顫,幾乎跌倒在地上。"你......你怎么了?"那人厲聲責問。

12 收藏

上一篇:乾隆和三大炮

下一篇:生死三重門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