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手”的下一步行動

(作者:毛繼明)

安德魯是一位小有名氣的心理醫生。這天下午,他剛上班,一個滿身酒氣的小個子男人闖進了他的工作室,尋求他的幫助。安德魯看了男人一眼,先是暗自吃了一驚,但緊接著卻是一陣竊喜,因為他跟這男人還頗有些瓜葛呢。

安德魯很快穩定了情緒,微笑著說:"先生,有什么能為你效勞的嗎?"小個子男人皺著眉頭說:"醫生,這么快就不認得我了?就在昨天......不,是前天,我們在'如夢天堂'酒吧一起喝過酒,還記得嗎?你說如果有解不開的心結,可以來找你。我現在就很苦惱,需要幫助。"

安德魯假裝思索了一會兒,忙說:"抱歉,剛才一下子沒認出來。我想起來了,我還留給了你一張名片。對了,你是叫約翰吧,請相信,我可以幫助你。"

聽了這話,約翰終于下定了決心,將他的心事一股腦地說了出來。其實,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安德魯是早就知道了的。

約翰是一個靠救濟金生活的酒鬼,但他妻子翠西卻生得很美麗,是一家夜總會的陪酒女郎。約翰一直懷疑翠西在外面有個情夫,但他并不太在意,因為他自己也常常跟酒吧里一些不正經的女人鬼混。總的來說,他們夫妻間的關系并不好,但還能夠維持。可就在三天前,約翰從酒吧喝完酒回到家里,倒頭就睡,等他醒來時卻發現翠西被人殺死了。他嚇壞了,連忙打電話報了警。

警察到現場一調查,發現現場并沒有外人的痕跡,殺死翠西的兇器就丟在她的尸體旁,那是一柄常放在茶幾上的水果刀,而水果刀上幾乎全是約翰的指紋。約翰一下子成了犯罪嫌疑人,被警察盤問了良久。如果不是他主動報警,又有他堂兄幫著交納了保證金的話,他現在還得在警察局里待著。

"那么,恕我直言,你真的殺了你的妻子嗎?"安德魯一面盯著約翰問,一面悄悄地按下了他抽屜下的一個按鈕。一秒鐘后,一絲淡淡的清香便從桌面上一個不起眼的小玻璃罩中散發出來,慢慢彌漫到了整個房間之中。這種清香是一種能讓人產生幻覺的迷藥。

約翰對安德魯的這個小動作毫無察覺,他只是注意到安德魯正目光炯炯地盯著他,令他情不自禁地想要逃避:"我......我不知道。老實說,我當時喝得很醉,什么事都不記得了......我愛我的妻子,雖然我有時候也會揍她一頓,甚至還威脅說要宰了她,但我發誓,我只是隨便說說的......"

"但正如你所說的,你當時喝醉了,并不能確定自己當時做了些什么,不是嗎?"安德魯目光如炬,冷冷地說。約翰聞言一顫,雙手捂著臉,痛苦地說:"我不知道,我也想弄明白這他媽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我真的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我愿意去贖罪。"

安德魯看著約翰痛苦的模樣,臉上神色陰晴不定,頓了頓才說:"好吧,讓我來幫助你,幫助你發現事情的真相。現在,請你看著我的眼睛,跟著我的聲音一起去打開記憶之門,重溫你那天喝完酒后所發生的一切......"

在迷藥和安德魯催眠術的雙重作用下,約翰成功地被催眠了,一步一步地跟著安德魯所描述的情形幻想。在這個過程中,約翰果然"看見"了自己那天深夜喝得醉醺醺地從酒吧出來,步履蹣跚地到了家門口,用鑰匙費力地打開了大門,翠西正抱著枕頭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她抱怨約翰回來得太晚,一定又是同別的女人鬼混去了,約翰習慣性地頂了她兩句,翠西大罵約翰無能,是窩囊廢。約翰大怒,借著酒勁就對翠西動了拳腳,翠西也不示弱,同他扭打在了一塊兒。糾纏中,約翰抓起了茶幾上的水果刀向翠西捅去......

約翰猛然醒了過來,臉色蒼白。安德魯本來還打算費一番口舌勸約翰去自首,但約翰沒有給他機會,跌跌撞撞地跑了。

安德魯看著約翰驚慌失措的樣子,心中高興極了。他心中有一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其實他就是翠西的那個情夫,也是殺死翠西的真正兇手!

安德魯和翠西是在兩年前的一次宴會上認識的。那晚,翠西穿一襲鮮紅的低胸晚禮服,既性感又熱情洋溢,著實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眼球。安德魯和一位要好的朋友打賭,說看誰先征服這只花蝴蝶。結果,安德魯憑著英俊的外貌和過人的手腕輕松勝出,只用了一個星期就將翠西給弄上了床。像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偷情的男女一樣,安德魯和翠西在最初的半年愛得死去活來,但隨著新鮮感漸漸過去,安德魯開始千方百計地想甩了翠西,但他很了解翠西性格中倔強的一面,她絕對不會輕易放手的。

安德魯不能容忍這種威脅,所以費盡心思地布了一個局,不但成功地干掉了翠西,還讓翠西的丈夫約翰當了他的替罪羊,成了警察們首要懷疑的對象。但為了以防萬一,他覺得自己還可以做點什么,讓這個案件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為此,他故意上"如夢天堂"酒吧認識了約翰,巧舌如簧地向約翰推銷自己。約翰在痛苦和彷徨中果然中計,送上門來請安德魯給他做所謂的心理治療。安德魯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只是稍稍使了一點小伎倆,就讓約翰相信確實是自己殺死翠西。如此一來,擺在他面前的就只有兩條路了,要么主動上警察局投案自首,要么畏罪潛逃。無論約翰選擇哪一條路,安德魯從此也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一切都很完美,不是嗎?"安德魯快樂無比地想著。整個下午,他都沉浸在一種愉快的氣氛當中。

下班的路上,安德魯一面開車回郊區的住所,一面還快活地吹著口哨。老實說,他有好幾年都沒這么快活了。忽然,他發現前面轉彎處有一輛破舊的黑色本田車擋住了他的去路。于是他減速行到跟前,搖下車窗探頭向外喊:"喂,伙計,請讓一讓好嗎?"但是,回答他的卻是兩聲沉悶的槍響。

槍手的槍法挺準,兩發子彈一發射中了安德魯的額頭,一發射中了安德魯的左臉頰,安德魯當即斃命。然后,這輛黑色的轎車開足馬力飛馳而去,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安德魯死了,但他至死都不知道那輛黑色轎車中的槍手其實就是約翰。約翰殺死安德魯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下午在安德魯的"幫助"下終于認識到自己就是殺人兇手,他不想畏罪潛逃,從此過上亡命天涯的日子,他更害怕坐牢,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殺掉安德魯這個唯一的知情者。約翰發誓,他今后決計不會再去看什么見鬼的心理醫生了。

12 收藏

上一篇:貪婪的殺手

下一篇:面包里的手表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