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夫竊銀

明朝南直隸溧水縣,有一女子名林三娘,年輕貌美,姿色絕佳,是周圍一帶年輕后生朝思暮想的美人。待到三娘出嫁年齡,本縣一生意人陳德不惜重金,傾己家產,娶得林三娘為妻。從此陳德不思生意,朝夕和三娘廝守在一起,卿卿我我,纏綿不已。

一轉眼半年過去了。一日陳德打開銀柜,卻發現里面已空空如也。他這才意識到,本來為娶三娘就己花掉了大部分積蓄,新婚半年又每天坐吃山空,結果到現在連生意本錢都吃完了。再這么下去,自己和三娘如何生計呢?當晚,陳德和三娘纏綿過后說:"娘子,家中已無銀兩,生活日見拮據。我明日想去臨清做些生意,賺些銀兩回來。只是我已無銀做本錢,去臨清只能做介紹生意的活計,這樣一年半載可能就回不來,娘子你......"

陳德欲言又止。他擔心兩點,一是自己長期外出,三娘一嬌弱女子能否照料好自己:二是三娘年輕貌美,新婚不久,能否耐住寂寞冷清,守住空房。三娘也看出了丈夫的心思,安慰他道:"你盡管放心去,多攢些銀子回來。我可以在家做些繡活,靠它維持生活不成問題。你攢夠銀子就早些回家,我等你回來。"陳德見三娘如此說,心便放下許多。第二天一早,就帶些盤纏上路,去往臨清。

陳德走后,三娘開始倒也本份,每日里只作些繡活補貼家用,一到晚上便早早關上大門,獨守孤燈。但天長日久,冷清難捱,她的心思便活動起來。陳德的左鄰是一個年輕后生,名張奴。張奴早就對三娘思慕不已,只是見陳德平時對她寸步不離,故而自嘆無緣接近。等到陳德外出做生意,張奴心中暗喜,覺得這真是天賜良機。隨后便不斷地向三娘大獻殷勤,用言語撩撥其心。三娘見張奴長得一表人才,家中又頗有些資產,更加上難耐冷清孤寂,就將對丈夫的許諾拋至腦后,和張奴眉來眼去,以致最后同枕共眠。張奴偷情得手,不禁心花怒放,發誓要將三娘從陳德手中搶過來。三娘也不再思念陳德,情愿委身張奴,盼望有朝一日能和他結為夫妻。

三年后,陳德積攢了三十余兩銀子,再也無心生意,便興沖沖地踏上了歸鄉之途。走到離家十五里的水心橋時,天色己暗,又下起了雨,四周曠無一人。陳德不由地害怕起來,暗忖:我身帶這些銀子,又黑夜獨自行走,如果遇上強盜,這三年的辛苦就算白費了。不如先將銀子藏起來,第二天再來取。他看了看四周,就把銀包藏在水心橋的第三個橋洞內,然后繼續趕路。陳德趕到家門口已是深夜,他連連敲門喊道:"三娘,開門。三娘,是我。"這屋內三娘正和張奴尋歡作樂,忽聽有人敲門,不覺一驚。再仔細聽去,像是丈夫陳德的聲音,不由大驚失色,連忙低聲對張奴說:"你快藏起來,是我家官人回來了!"張奴也慌了手腳,急忙穿衣下床,藏到夾壁之中。三娘又掩飾一翻,這才假裝打著哈欠出來開門。開門后見來人果然是離家三年的丈夫,不禁又怕又愁。怕的是陳德一旦得知她和張奴的奸情,自己肯定不會有什么好結果;愁的是丈夫回家,自己怕是不能和張奴再做夫妻了。三娘心中盤算著,臉上卻故作歡顏,燒水做飯,侍候陳德。

陳德見到朝思暮想的嬌妻只一人在家,又為他忙前忙后,欣慰不已,便對妻子說:"三娘,我這次外出三年,掙了三十多兩銀子。我們有了這些銀子,足夠在一起過一段日子的了。"三娘不信,問:"你兩手空空回家,銀子在哪里呢?"陳德道:"你莫急。我因怕強盜打劫,故將銀子和行李全部藏在水心橋下第三個橋洞內,待明日我去取來給你。"藏在夾壁中的張奴聞聽此事,心中暗喜。等到陳德夫婦睡熟后,便抽身從夾壁中走出,躡手躡腳地打開后門,直奔水心橋而去,然后將陳德藏在橋洞中的銀兩和行李全部拿走。

第二天陳德興沖沖來到橋下,卻發現橋洞內已空無一物。再搜尋四周,也不見有任何線索。陳德頓時跌坐在地,心里懊惱無比。有誰會知道這橋洞內藏有銀兩呢?他百思不得其解,只得回家將此蹊蹺事說給三娘聽。誰知三娘根本不信,反而怨他道:"你明明沒有銀兩,空手回家,何必又設個圈套來瞞我呢。"陳德見自己辛苦三年掙來的銀子不翼而飛,心中本來就煩惱,又聽三娘怨他騙人,激忿不過,就投狀縣衙,告雨夜失銀,請縣衙緝查竊賊。

溧水縣知縣吳復受狀后,也覺得此案奇怪,就問陳德道:"你回家后是否對眾兄弟說起過藏銀之事?"陳德答:"小人沒有兄弟。"知縣又問:"你和誰住在一起,家中都有何人?""小人獨家居住,家中只有妻子一人。""你是否對妻子說過?""是,小人只對妻子三娘說過。"

吳知縣問罷,心中已有幾分明白,便命差役將三娘傳來,然后劈頭喝道:"大膽賤婦,你丈夫在外三年,你竟敢在家招引奸夫,快快從實說來!"三娘猛然一聽,心中害怕無比,但想起和張奴的海誓山盟,便矢口否認,堅決不招。吳知縣見三娘不招,就要動用大刑。陳德心疼妻子,連忙跪下求饒道:"小人情愿不要銀子了,只求大人放了小人妻子。"吳知縣罵道:"你這刁民,本無銀兩失竊,為何捏造虛詞,來報假案?你欺騙本官,連累妻子,實屬罪不容赦。"然后當堂將陳德囚禁入監,開釋三娘。

三娘回家后,正不知如何是好,又見一乞丐要飯到門下,心里煩躁,就揮手斥去。這時張奴悄悄溜進房內,對她好聲道:"三娘你受驚了。告訴你,橋洞里的銀子是我拿的。這下可好了,陳德蹲了大獄,我們得了銀子,又能永做夫妻,真是三全其美。"三娘這才恍然大悟,當即應和張奴,愿意和他做長久夫妻。

二人正在得意,忽見大門洞開,沖進幾名差役,當場將二人捆綁起來,押往縣衙。原來吳知縣料定三娘有奸夫,見她不招,便假意關押陳德,放回三娘。又知三娘回家后奸夫必定會來看望,即令一差役化裝成乞丐,潛入陳宅竊聽,結果果然探出真情。吳知縣將犯人押到,立即升堂審訊,最后判張奴徒刑三年,三娘賣給官府作奴婢,陳德無罪釋放。

12 收藏

上一篇:偵探故事

下一篇:說出真相的戒指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