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驚魂

(作者:氼月)

帶著疑慮的心情,草草地吃了早飯,給弟弟打了一通電話,讓他晚上過來陪我。弟弟問我怎么了,我把昨晚的事說了。弟弟讓我去看看醫生,安慰我不要胡思亂想,希望真是我胡思亂想。弟弟答應我晚上過來,我心里也踏實了一些。

我拖著笨重的身體在保母孫嫂的陪伴下來到了醫院。醫生針對我的情況,給我開了一些營養藥,說我身子虛,營養沒上去導致神經性失眠,讓我注意調理,不為自己更要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醫生的話驚醒了我,孩子......孩子出生就沒了爸爸,不禁淚水流了出來。醫生不明原因,也不好細問,孫嫂扶著我打車回了家。

孫嫂做完晚飯,收拾好房間,安慰了我一會也走了。屋子里又靜悄悄的,靜得讓人心煩意亂,曦遠在時我從沒有這種感覺,現在只能一個人承受了。弟弟20:00點后才來,他去給同學過生日回來晚了。弟弟看我還在大廳沙發上傻坐著。"姐,我來......"還不等弟弟說完,我抱著弟弟痛哭起來,郁積了幾天的淚水決了堤。弟弟拍著我的背安慰著我,此刻,我才感覺到稍稍的安穩。

我和弟弟聊了很多開心的往事,22點后,弟弟讓我去睡覺,弟弟把我扶到樓上臥室,他在床邊守著我,我安穩地閉上眼睛。

當我還在睡夢中,一聲尖叫吵醒了我,聲音從曦遠的書房傳來,一定是弟弟上網時發生了什么。我打開燈已經23點多了,僅僅睡了一個小時。推開臥室的門,走廊里的燈忽明忽暗,喊了幾聲弟弟的名字也沒有人答應我。我的心忐忑不安,慢慢扶著墻向樓下走去,大廳里空無一人,廚房的燈關著,大廳的一側是曦遠的書房,里面有一點光,我的拖鞋聲在整個房子里回蕩,我的心跳得越來越急促。"敬雨,你在嗎?劉敬雨。"還是沒有聲音,死寂的靜。忽然大廳的燈滅了,整個房間陷入了黑暗中,樓上還有一星亮光,是走廊里的燈光。我剛要推開書房的門,在黑暗的大廳有一個黑影一閃而過。"誰在大廳?"我轉過身,滿頭是汗。

我一個人向大廳走去,去找大廳里吊燈的開關。當我找到開關,一股冷氣在耳邊浮動,差一點背過氣去。急忙按下了開關。可大廳的燈沒有亮。一只手卻在緩緩觸摸我的臉頰,我頓時麻木了,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

"姐姐,救我。"弟弟的呼喊把我從麻木中喚醒,我不去管誰在我面前,一腳踹了出去,也不知踹到了什么,只聽"啪"的一聲,是茶具被碰翻的聲音。我直奔書房,打開門見到弟弟倒在地上,電腦還開著,屏幕上寫著四個字:筱雨快跑。接著電腦黑屏啦!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我急忙跑到電腦桌前,摸索著,終于在摸到了弟弟的手機。這時響起了清脆的腳步聲,正向書房走來。我迅速關上書房的門,扶起暈倒的弟弟。只聽書房的門"吱吱"的開了,我用手機的微光照向門口,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站在那,嚇的我大驚失色,想喊卻不敢喊,房間里的燈又全亮了。

我扔下手機,驚訝地看著那個小女孩向我走來,而我卻挪不開腳步。"阿姨,我餓啦!"我聽見這話,頭都大了。她不死了嗎?她是曦遠的女兒樂樂,她長得很像她的媽媽何含香,每次她來我都很生氣,讓我時刻想起她的母親,曦遠也為這個孩子和我吵架。

一天曦遠不在,樂樂和我在家,晚上我在曦遠書房上網,樂樂突然出現在門口,"阿姨,我餓啦!"樂樂拉著我的手就往廚房去,我感到很氣憤甩開樂樂的手。

"餓了,找你媽去,你們母女煩得我不夠嗎?"

"阿姨,我媽媽說你搶走了我爸爸,是真的吧!"

看著樂樂那尋問的眼神就讓我想到何含香那女人鋒利如刀的目光。"餓了自己找。"樂樂生氣的瞪著我,"壞阿姨,我打電話告訴我爸爸。"我急忙攔住她,樂樂掙扎著,在掙扎中,我一下把樂樂摔倒了,樂樂坐在地上大哭。我急了用手捂住樂樂的嘴,樂樂哭聲更大了,我掐著樂樂的脖子威脅說"再哭我掐死你。"樂樂邊哭邊用手抓我的手,還說"你掐吧,我媽媽會殺了你。"聽見她說媽媽,怒火中燒的我用力掐了下去,沒想到樂樂的哭聲漸漸小了,樂樂如一灘軟泥漸漸地往下沉,我急忙搖晃樂樂,想喚醒她,可是一切都晚了。我嚇傻啦,我都干了什么。忽然門鈴響了,我手忙腳亂,急忙把樂樂的尸體向廚房的廚柜里放。

我用一雙發抖的手把廚柜關上,洗了一下手,急忙去開門,透過門鏡看見何含香在門口。我穩了穩情緒,打開了門。

"劉筱雨,怎么回事這么久才來開門,我來接樂樂。"何含香邊說邊進屋。

"樂樂哪?"

"樂樂...樂樂..."

"吞吞吐吐干什么,勾引我丈夫還想把我我女兒搶去啊!還我女兒。"我受夠何含香的欺負了,自從她發現我和曦遠的事,她三番五次來找我麻煩。

"何含香你別不知道好歹,我讓著你,你別不要臉。"

12 收藏

上一篇:變態男人

下一篇:新聊齋:神目戒貪

相關

站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ed by Copyright?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部分閱讀內容來源網友上傳,如有不當請與我們聯系